時隔173天,兩大出境游旅游龍頭的“聯姻”宣告終止。12月6日,凱撒旅業和眾信旅游受到前一日晚間終止合并消息的影響,股價雙雙下跌。12月5日晚間,凱撒旅業和眾信旅游分別發布公告稱,經交易雙方一致同意,決定終止凱撒旅業換股吸收合并眾信旅游并募集資金的計劃。事實上,對于兩家公司的合并,業界也并非一度看好,甚至該合并計劃還遭到了凱撒旅業二股東海航旅游集團有限公司的極力反對。受疫情影響,兩家公司業績均處于虧損狀態。在業內人士分析看來,目前出境游依然不知何時恢復,而兩家公司即便合并也難以有好的業績預期,未來兩家公司要想大幅提升市值,還是得等出境游放開才行。

北京商報

合并計劃終止

就在凱撒旅業和眾信旅游發出將換股吸收合并的消息不到半年時間內,一則“聯姻告吹”的公告突然出現。12月5日晚間,凱撒旅業發布的公告表示,公司于2021年12月3日召開第九屆董事會第三十七次會議及第九屆監事會第十六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終止換股吸收合并眾信旅游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并募集配套資金暨關聯交易的議案》,公司獨立董事對該旅業議案發表了事前認可及獨立意見。同日,凱撒與眾信旅游還簽署了終止協議,交易雙方一致同意,本次吸收合并終止,交易雙方不再繼續推進吸收合并相關事宜。這意味著,凱撒旅業與眾信旅游最終還是沒能走到一起。

對于計劃終止原因,北京商報記者聯系了眾信旅游方面,該公司表示,目前因此次資產重組采取吸收合并的方式,涉及環節較多,且受新冠肺炎疫情以及本次交易的市場環境變化影響,所以經過協商才決定終止。而凱撒旅業方面也表示,除了受新冠肺炎疫情以及本次交易的市場環境變化影響,繼續推進本次重大資產重組事項可能面臨較大不確定風險。終止本次重大資產重組,是公司在充分考慮維護公司及全體股東利益的情況下作出的決定,不會對本公司經營產生不利影響,不存在損害公司股東特別是中小股東利益的情況。

早在今年6月14日,凱撒旅業公告稱與眾信旅游集團擬換股吸收合并,并將發行A股股票募集配套資金。消息一出受到了眾多投資者及旅游業從業人員的關注。隨后6月28日,凱撒旅業正式發布重大資產重組預案。消息一出,6月29日開盤后,凱撒旅業與眾信旅游雙雙“一”字漲停。截至當日上午11時,凱撒旅業股價報9.58元,總市值76.93億元;眾信旅游股價報6.38元,總市值57.82億元。

不過就在終止合并的消息公布后,12月6日兩公司股價雙雙下跌。根據東方財富App顯示,凱撒旅業和眾信旅游當日股價雙雙低開,截至12月6日收盤,凱撒旅業跌3.78%,眾信旅游跌6.68%。

二股東曾提出反對

其實凱撒旅業與眾信旅游沒能換股合并似乎已早有征兆。

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早在交易方案推出時,凱撒旅業二股東海航旅游集團有限公司推薦的三名董事即對全部議案投出反對票,反對理由為換股吸收合并尚處于預案階段,需隨方案的逐步推進,進一步論證研究。據凱撒旅業6月28日的公告顯示,其股東海航旅游集團有限公司推薦的三名董事,即劉志強、陳明及徐偉對全部議案投反對票。反對理由為本次換股吸收合并尚處于預案階段,需隨方案的逐步推進,進一步論證研究。

之后,深交所還曾發布問詢函,要求凱撒旅業就相關董事投出反對票進一步說明原因,并說明凱撒旅業第二大股東海航旅游集團有限公司對于此次換股吸收合并事項是否同公司存在重大分歧。

然而10天后,凱撒旅業又拋出一份公告稱,為保證回復內容的真實公司將延期回復《問詢函》。其實,二股東強烈反對合并的原因,凱撒旅業至今也沒有給出明確回答。只是隨著“聯姻告吹”發布了一份回復函,其中凱撒旅業稱公司結合方案的逐步細化,與海航旅游集團有限公司及其推薦董事通過書面和面對面的形式進行溝通,決定終止本次交易事項。

此外,這則問詢函同樣強調,此次交易尚需通過反壟斷經營者集中審查。

北京聯合大學在線旅游研究中心主任楊彥鋒博士表示,海航集團的反對,可能進行了多方面的考量,包括資產流失、評估是否合理、控股權下降等,這也導致了內部股東的意見不一致。“但從根本核心上來說,在疫情常態化下,整個旅游行業受到了很大的沖擊,在這種沖擊下,兩家自身有困難的企業進行合并,很難得到消費者的信任。”

不過,對于兩家上市公司合并計劃的終止,也有業內人士似乎早有心理預期。有業內人士表示,其實兩家公司都是主營出境游業務的旅行社,在當前疫情形勢下即便合并市值也不會有太好的表現。

急需扭虧止損

“聯姻”突然告吹,也讓不少業內人士感嘆。有業內人士分析指出,“兩家上市公司合并終止,其實與這兩家公司受到疫情影響有著很大關系,目前出境游依然不知何時恢復,而兩家公司即便合并也難以有好的業績預期,估計在資本市場也不被看好,未來兩家公司要想提升市值,不能光靠炒概念,提升業績才是關鍵,不過就眼下來說,兩家企業未來的前景并不明朗,扭虧止損才是正解”。

根據凱撒旅業此前發布的三季報顯示,前三季度,凱撒旅業營業收入約7.8億元,同比下降34.32%;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約2.6億元,同比下降34%。而眾信旅游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則為4.76億元,同比下降64.6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約2.05億元,同比上升34.29%。由此可見,兩家公司營收均持續下降,而虧損加起來則接5億元。

顯然,在出境游無法恢復的情況下,兩家公司做的只能是持續減虧。而在疫情影響下,也只能是繼續挖掘國內游和周邊游資源。雖然合并終止,不過眾信旅游方面表示,將進一步緊抓中國旅游行業迭代新機遇,持續深耕國內旅游市場,加深國內游、省內游和周邊游市場的開拓力度,潛心專注打造精品高端旅游產品。

“實際上,凱撒旅業和眾信旅游的合并以計劃為主,缺乏實質的措施推動實現合并的進程,未來要想真正提升市值,更多還是寄希望于疫情盡快過去,出境游早日恢復。”一位旅游行業從業者談道。

事實上,不僅僅是凱撒旅業和眾信旅游兩家出境游龍頭旅行社受到影響,在過去的兩年時間里,已經有多家旅行社倒閉。10月8日,廣東和國際旅行社有限公司發布公告宣布破產清算。公告稱,在旅游業較為困難的背景下,公司艱難度日,業務開展舉步維艱,財務狀況也日益惡化,連勉強維持日常經營都已困難。鑒于此,公司股東宣布對公司進行破產清算。

中國旅游集團專家委員會委員、研究院原院長陳文杰表示,旅行社難關還未過去。收購兼并或許會成為未來旅行社行業的趨勢之一。而凱撒和眾信合并終止的事件說明,旅行社合并仍會面臨許多問題。“而從行業發展的角度來講,未來中國旅行社行業可能會走向行業集中度進一步提升的階段。”陳文杰表示。

(北京商報記者關子辰實記者張怡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