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優化公司對新能源、新材料產業鏈的行業布局,八年前諾德股份(600110)曾籌劃收購德昌厚地稀土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厚地稀土”)的股權。折騰了幾年,諾德股份的收購計劃并未如愿,同時諾德股份也被坑慘,至今也未能討要回已支付的轉讓價款。無奈之下,12月2日晚間,諾德股份發布公告稱,公司擬公開拍賣轉讓應收債權,對應的金額高達5.78億元。

公開拍賣轉讓應收債權

八年前一樁未成行的收購,諾德股份至今未能追回支付的價款。如今諾德股份選擇公開拍賣轉讓應收債權。

12月2日晚間,諾德股份發布公告稱,公司于2021年12月2日召開第九屆董事會第四十五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擬公開拍賣轉讓應收債權的議案》,同意公司以公開拍賣的方式整體轉讓厚地稀土股權轉讓款及資金占用費等應收債權(以下簡稱“應收債權”)。拍賣價格按賬面價值和經評估后的評估值孰高者為準。

該事項牽出一樁八年前的舊事。2013年1月4日,彼時諾德股份擬收購成都市廣地綠色工程開發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成都廣地”)持有的厚地稀土不低于73.33%的股權,雙方簽訂了《合作意向書》。此后就收購事件,諾德股份與成都廣地簽訂了多份《股權轉讓協議》和補充協議,雙方在《股權轉讓協議》中明確收購厚地稀土股權的前提條件是成都廣地完成附件一約定的18項前提條件。協議簽訂后,諾德股份向成都廣地支付了3.5億元定金和1億元股權轉讓款,合計4.5億元。

但最終該收購以終止收場。“2013年至今,上述收購事項因交易對方一直未能按時完成前述協議全部附件中所列示的作為收購前提條件的全部工作,因未向公司如實陳述標的公司的或有債務情況導致厚地稀土全資子公司西昌志能實業有限責任公司的采礦權證被查封凍結,至今未能解除上述權利瑕疵。因上述原因,公司一直未能完成本次收購,公司決定終止收購。”諾德股份曾如是表示。

收購終止后,諾德股份曾一度申請仲裁,而后與成都廣地及其實際控制人劉國輝達成和解。根據《和解協議》,成都廣地應向諾德股份退還股權轉讓價款及支付資金占用費合計5.78億元,彼時考慮到成都廣地短期內無力償還欠款,諾德股份同意按7.7折減免債務,即按4.45億元清償債務,但必須在三年內全額付清(2017年4月27日-2020年4月26日),若成都廣地未能在三年內付清4.45億元,債務減免取消,成都廣地需按5.78億元向公司清償債務。

《和解協議》生效后,諾德股份也將厚地稀土股權進行退回,然而債務人至今分文未付。在投融資專家許小恒看來,無奈之下,諾德股份選擇公開拍賣轉讓應收債權。

債務人被列為失信執行人

諾德股份曾表示,公司通過收購厚地稀土進入稀土開采業務,有利于進一步優化公司對新能源、新材料產業鏈的行業布局,切實提高公司競爭力;公司將綜合利用公司治理和管理經驗的優勢,合理開發厚地稀土所持有的稀土資源,提高稀土資源采收率和綜合利用水。

如今看來,諾德股份著實被坑慘。不僅錢要不回來,債務人還被列為失信執行人。

據了解,成都廣地成立于2000年4月10日,注冊資本為2000萬元,該公司的經營范圍包括林木果樹種植,生態旅游服務,房地產開發,綠化工程設計、施工,葉面肥料生產(僅限分公司經營)、銷售,投資咨詢服務。

股權結構顯示,劉國輝、張筑、劉弋帆、沙力之、劉國芳分別持有成都廣地60%、25%、5%、5%、5%的股份。由于成都廣地債務纏身無法履行到期債務,已被其他債權人申請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人,另外,成都廣地目前約存在18宗訴訟尚未了結。

厚地稀土成立于2011年3月25日,法定代表人為劉國輝,注冊資本為9億元,劉國輝也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

諾德股份稱,此次交易目的是為了盡快收回資金,保護上市公司利益,減少對公司的影響,專心主業經營,促進公司持續健康發展。

在披露公開拍賣轉讓應收債權的消息后,也引起投資者的討論。有股民表示,拍賣不成功對公司沒影響,但是拍賣成功了對公司的影響就大了,還有股民直言“大利好,若拍賣成功所得金額就是今年的全部利潤”。

據了解,諾德股份主要從事鋰離子電池用電解銅箔的研發、生產和銷售,產品主要應用于鋰電池生產制造。財務數據顯示,諾德股份今年前三季度實現的歸屬凈利潤約3.22億元。

諾德股份在披露的公告中也談到,公司已于2016年1月28日召開董事會,對公司已支付的轉讓價款及資金占用費5.78億元在2015年度進行全額計提減值損失。此次拍賣若成交,可能會對公司利潤產生積極影響。

針對此次公開拍賣轉讓應收債權的具體事項,諾德股份董秘辦公室相關人士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我們在公告中只是披露了會產生積極影響,但同時我們也做了風險提示”。

諾德股份董秘辦公室相關人士進而表示,目前只是公司董事會通過了議案,此次交易還需要股東大會審議表決通過才可以。

(北京商報記者劉鳳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