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9日凌晨,Facebook的創始人扎克伯格在Connect開發者大會上發布了一款名為Project Cambria的VR虛擬現實頭盔。在此之前,Facebook在VR領域的主打產品是Oculus Quest2,該產品自2020年10月發布以來已取得初步成績,據Evercore ISI投資公司分析師預測,其銷售量有望在2021年底達到800萬臺。

據民生證券研報信息,Oculus Quest2是由國內廠商歌爾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歌爾股份”, 002241.SZ)獨家代工生產,該公司還為索尼、Pico和GTC等全球主流VR頭顯品牌代工。2021年前三季度,歌爾股份在VR/AR頭顯設備所屬的智能硬件業務上的營業收入同比增長了119%。

11月9日,歌爾股份發布拆分所屬子公司歌爾微電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歌爾微”)上市的公告。這會給歌爾股份帶來什么影響?

賣掉VR子品牌

歌爾股份成立于2001年,2008年5月在深交所上市,業務包括智能穿戴、虛擬/增強現實、智能耳機和智能家居等,涉及TWS耳機、VR/AR頭顯設備等多個細分業務??v觀國內的VR/AR供應鏈,歌爾股份主要在穿戴式裝置的傳感器、光學和整機代工等環節切入。

早在2009年的《非公開發行股票預案》中,公司便表示已積累了以三星、繽特力、聯想、惠普、LG等為主的國際客戶群體。而后,歌爾股份發展以3D眼鏡為代表的光學產品,并順利地在2013年與索尼簽下了VR眼鏡Playstation的代工制造和部分研發業務。

2015年,歌爾股份發展出了VR業務中一個階段的產品——Pico VR,也是青島小鳥看看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小鳥看看”)的主要產品。小鳥看看成立于2015年,是歌爾股份旗下專注于虛擬現實的硬件開發、虛擬現實內容及應用的子公司。

公開資料顯示,Pico在2020年第二季度的全球VR市場中占據了9.2%的市場份額,成為僅次于索尼和Facebook的VR品牌。而根據IDC數據統計,在2020年第四季度,Pico已是國內市占率最多的VR產品品牌,占據國內37.8%的市場份額。

然而,發展勢頭良好的小鳥看看卻在2021年8月29日“易主”。企查查顯示,字節跳動以90億元收購小鳥看看91%的股權,加碼公司的元宇宙領域。在此次交易之前,小鳥看看已完成四輪融資,中金資本、廣發證券和基石資本等機構參與投資。

歌爾股份賣掉Pico VR業務,與公司一直以來布局VR賽道的計劃相背離。據36氪消息,歌爾股份作為Facebook旗下VR品牌Oculus的代工方,但又同時是Pico的股東,由于兩個品牌間互為競爭的關系,公司需要做一些取舍。而歌爾股份在11月12日的投資者互動臺表示,公司目前暫無開展VR品牌業務的計劃。很顯然,歌爾股份選擇拋棄子品牌,又回到它供應商的位置。

2020年年報披露,歌爾股份的前五大客戶合計的銷售金額為456.5億元,在銷售總額中占比80%。對比于2017年66%、2018年66%以及2019年70%的前五大客戶銷售占比,年來公司前五大客戶貢獻的銷售額占比逐漸增加。其中,2020年第一大客戶銷售額為278億元,占比48%,第二大客戶銷售額69億元,占比12%。不難看出,歌爾股份的營收對大客戶存在依賴。

公司董事長姜濱曾說:“歌爾股份是大客戶戰略的受益者,但一直在尋找另外的出口。”就目前來看,以客戶為主的歌爾股份還尚未實現獨立,未來能否打造屬于自己的終端品牌,仍需要持續關注。

業務周期更迭

歌爾股份2021年三季報顯示,其前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528億元,同比增長52%。其中,精密零組件、智能聲學整機和智能硬件三大業務為公司的主要營收來源。

具體來看,前三季度,智能硬件、智能聲學整機和精密零組件的營收分別占比43%、37%和20%。其中,智能硬件業務營收222億元,同比增長119%,公司稱大幅增長是由于VR虛擬現實業務的收入增長。智能聲學整機業務營收為192億元,同比增長26%;精密零組件業務營收103億元,同比增長24%。

中信證券在對其三季報點評的研報中提到,歌爾股份的智能硬件業務的增長來源于公司獨供Facebook Quest2和2021年切入的日本客戶主機業務,出貨表現良好。智能聲學業務則因為老產品需求較弱,新產品尚未出貨,業務階段承壓。其次,精密零組件業務超預期變現,來源于大客戶端份額的提升。

同時,2021年前三季度實現凈利潤34億元,可以看到,歌爾股份的凈利潤分別以2015年和2018年為界點,幾年凈利潤情況呈現周期變動。

根據財報信息,2015年以前,電聲器件是歌爾股份的主營業務,并且公司已在當時成為蘋果手機供應鏈中藍牙和微型麥克風的主要供應商,與下游智能手機市場緊密聯系。這也就意味著,2015年之后手機增量有限、終端市場逐漸飽和的市場環境,導致上游歌爾股份的業務增速放緩,公司逐步向智能化領域進行戰略轉型。

2018年,精密零組件業務還是公司的營收主力,但歌爾股份的智能聲學整機業務逐漸布局,其中的TWS真無線立體聲耳機已處于爬坡階段,尤其是在2018年成為蘋果AirPods的第二大代工廠之后,公司的智能聲學TWS業務逐漸取代精密零組件成為業務驅動。這時的智能硬件業務,反而因為下游品牌索尼、Oculus出貨量下降而業務下滑,未實現轉型突破。

可以看到,歌爾股份的業績狀況與下游市場的生命周期同步變動,2021年公司的VR業務營收大增,但能否完全地從TWS驅動轉變到VR驅動,則需要考量下游市場和品牌終端的發展。

此外,歌爾股份存貨高企。三季報披露,截至2021年9月30日,公司的存貨達131億元,在資產中的占比為23%。相對于2021年第一季度末94億元、第二季度末93億元的存貨水,第三季度公司存貨突增,公司解釋稱“經營規模擴大,存貨儲備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作為手機供應鏈端的歌爾股份,由于電子產品的更新迭代速度較快,庫存容易貶值。國內其他九家消費電子類供應鏈端的可比公司,存貨在資產中的占比均值約為14%,歌爾股份23%的存貨占比相對較高,但可比公司中的立訊精密和韋爾股份的存貨占比也在23%附。

分拆子公司歌爾微上市

2021年11月9日早間,歌爾股份發布《關于分拆所屬子公司歌爾微電子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在創業板上市的議案》等公告,公司擬分拆控股子公司歌爾微至深交所創業板上市。本次分拆完成后,公司的股權結構不會發生變化,仍保持對歌爾微的控制權。

公告顯示,歌爾微2018年、2019年、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的營業收入分別為19億元、25.6億元、31.6億元和13.4億元;凈利潤分別為3.6億元、3.1億元、3.8億元和1.6億元。

據企查查數據,歌爾微在2019年建成先進封裝技術研發創新臺并投入使用,是歌爾股份旗下唯一從事MEMS器件及微系統模組業務的企業,產品包括MEMS麥克風、MEMS傳感器等。公司在2021年3月3日進行了Pre-IPO輪次的融資,融資金額達21.5億元,中信建投資本、基石資本、中金啟辰等多家機構參與投資。隨后,歌爾微于2021年4月29日進行上市輔導備案登記。

這就不得不提另一家業務高度相似的公司——蘇州敏芯微電子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敏芯股份”,688286.SH),公司同樣以MEMS傳感器研發與銷售為主。

其實,歌爾股份與敏芯股份早有糾葛。自2019年7月至2020年7月敏芯科技成功注冊科創板為止,歌爾股份作為原告,在一年的時間內起訴敏芯股份的訴訟20起,主要涉及專利權權屬、侵權訴訟和不正當競爭等問題。尤其是在2020年4月敏芯股份上會前夕,歌爾股份發起對其發明專利的侵權訴訟,導致敏芯股份被取消了4月30日的上會安排。目前訴訟結果主要以雙方撤訴和駁回歌爾股份的訴訟請求為主。

那么,拆分歌爾微上市對歌爾股份是否利好?市場有觀點認為,首先,歌爾股份的財報不受影響,歌爾微的財務數據依然做并表處理。其次,業務上看,拆分的歌爾微業務屬于歌爾股份三大業務中的精密零組件板塊,目前的營收貢獻力不如其他兩大業務,但仍作為公司在微電子市場龍頭地位的保障。拆分也意味著,歌爾股份將更注重于智能化和VR領域的發展,歌爾微將繼續著力于微電子的業務領域。

自2021年4月22日正式公告歌爾微分拆上市的預案后,歌爾股份當日漲停。而11月9日公布議案后,股價有所震蕩,但11月11日以漲幅5%收盤。截至2021年11月17日收盤,歌爾股份的股價為51.05元/股,總市值達1744億元,TTM市盈率41.9倍。

在10月25日至10月29日的5個交易日內,參與調研歌爾股份的機構達429家,多家券商予以“買入”評級。中信證券在10月28日的研報中表示,消費電子需求相對疲軟背景下,公司三季度業績表現強勁,預計四季度大客戶端新款耳機開始放量,VR設備持續出貨。但其同時提到產品結構變化導致毛利率有所波動、年末費用計提導致利潤下降、市場需求不及預期等風險。(思維財經出品)

(《投資者網》新能源行業組 彭寶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