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條一哥”衛龍再次向自己的“上市夢”發起了沖刺。11月15日,北京商報記者從港交所獲悉,衛龍已經通過了港交所聆訊。而“辣條第一股”這個夢想,衛龍早在半年前就已經嘗試過,于今年5月12日第一次向港交所遞交了招股書,不過,該招股書此前已“失效”。

在業內人士看來,通過聆訊意味著衛龍成為“辣條第一股”只剩下時間問題,但上半年凈利潤下降使得上市后的衛龍盈利能力有一絲不確定。更新后的招股書顯示,2021年上半年衛龍凈利潤為3.58億元,同比下降2.53%。疊加衛龍存在的食品安全問題,以及三只松鼠、良品鋪子等品牌的擠壓,衛龍能否借資本市場更進一步還很難說。

北京商報

增收不增利

一根辣條背后,究竟有著多大一盤生意?

11月15日,北京商報記者從港交所獲悉,衛龍已經通過了港交所聆訊。

這并不是衛龍首次提交招股書,今年5月12日,衛龍就曾向港交所提交招股書,不過按照港交所主板上市規則,申請企業遞表時間超過6個月未獲批,其招股書就會自動呈現失效狀態。這次是衛龍在失效前最后一天即11月12日再次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此次從遞表到通過上市聆訊只用了兩天時間。

值得注意的是,已通過上市聆訊的衛龍上半年業績出現了下滑。更新版招股書顯示,2021年上半年,衛龍實現收入23.03億元,較2020年同期的18.87億元增長22.06%;凈利潤為3.58億元,較2020年同期的3.67億元減少2.5%;凈利率也由2020年6月30日止6個月的19.4%降至截至2021年6月30日止6個月的15.5%。

對于業績下滑,衛龍在招股書中解釋稱,“主要由于若干主要原材料的采購價格上漲,運營成本的增加,包括分銷及銷售費用和管理費用,前者主要是因公司銷售團隊擴大、廣告費用增加;后者主要是由于管理人數量的增加”。

衛龍增收不增利背后與其毛利率下滑不無關系。數據顯示,2018年、2019年、2020年和2020年前6個月以及2021年前6個月,衛龍的毛利率分別為34.7%、37.1%、38%、37.5%以及36.9%,其中2018-2020年呈增長態勢,而2021年上半年則同比減少約0.9%。

在香頌資本董事沈萌看來,凈利潤和凈利率下降說明企業銷售的盈利能力降低。目前,辣條的熱度開始出現緩慢下滑,疫情下的消費需求也有所減弱,疊加原材料和生產成本增加不可避免會影響“辣條一哥”衛龍的盈利能力。

官網信息顯示,衛龍由劉衛和劉福于2001年在河南漯河創辦,2003年,公司申請衛龍商標。據了解,除了拳頭產品衛龍辣條外,衛龍旗下產品還包括面制品、豆制品、魔芋制品、蔬菜制品四大類幾十種產品,還著重打造旗下第二大明星單品——魔芋爽,并進入鹵制品、海味素菜等細分市場。

內憂外患

通過聆訊,衛龍距離“辣條第一股”越來越。然而,上市后無論就衛龍自身存在的食品安全問題,還是休閑食品市場越發激烈的競爭,衛龍需要面臨的問題仍不少。

對于衛龍來說,擺在首位的便是食品安全問題。黑貓投訴顯示,在30天內,衛龍投訴量達22條,多涉及食品安全問題。“衛龍魔芋絲吃出異物”“買的魔芋爽素毛肚吃出了一塊黑色的物體,和蟲子一樣”“衛龍風味海帶吃出蟲卵”……不少消費者對衛龍食品安全提出質疑。

事實上,此前衛龍就曾數次被河南、山西、湖北等省份的市場監督管理局、食藥監局查出,在其產品中添加了山梨酸及其鉀鹽和脫氫乙酸及其鈉鹽防腐劑。此外,公開資料顯示,衛龍品牌所屬公司食品截至目前涉及的司法案件中,排在首位的案由即是產品責任糾紛,高達39件。

在沈萌看來,雖然食品安全如果不造成潛在的訴訟和賠償,不影響上市,但上市后如果不改善食品安全問題,不排除會引發監管風險。

在招股書中,衛龍方面同樣提到,“未能維持食品安全及始終如一的質量可能會對公司的品牌、業務及財務表現造成重大不利影響”。

除品牌本身問題,上市后衛龍還面臨日漸擁擠的休閑食品賽道,即使登陸資本市場,也很難高枕無憂。

從產品結構看,衛龍營收多度依賴于調味面制品。招股書顯示,2018-2020年,衛龍調味面制品的收入分別為21.62億元、24.75億元和26.9億元,占收入比重分別為78.6%、73.1%、65.3%。衛龍或是意識到上述問題,為拓展盈利渠道,衛龍增加了蛋制品、蔬菜制品(海帶)、豆類及其他休閑食品品類。

不過,在衛龍新布局的休閑食品品類領域,已經有不少成熟的品牌,譬如三只松鼠、良品鋪子、鹽津鋪子。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2020年,在中國休閑食品市場,衛龍排名第七位。按零售額計,衛龍占整體市場份額的1.2%。

此外,從公司體量看,和已經上市的零食類企業相比,衛龍的營收規模仍稍遜一籌。招股書顯示,2018-2020年,衛龍的總收入分別為27.52億元、33.85億元、41.2億元。而良品鋪子、三只松鼠2020年度分別營收78.94億元、97.94億元。

在戰略定位專家徐雄俊看來,上市后衛龍的資金會更加充裕,應該會擴大市場份額甚至跨界其他產品。不過,對于即將成為“辣條第一股”的衛龍來說,食品安全隱患、產品線單一以及激烈的競爭市場等都是衛龍待解的難題。

對于上述食品安全問題以及未來如何應對市場競爭,衛龍相關負責人在北京商報記者采訪僅表示,“目前項目進展一切正常,根據聯交所的規定,靜默期公司需要遵守信息保密的規則”。

(北京商報記者郭秀娟王曉燕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