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將電商打入三四線城市,甚至農村的拼多多,這一次再次將圖書打入三四線城市。當圖書進入下沉市場,知識普惠將成為現實。

在這樣一個數字媒介高度發達的年代,傳統閱讀與內容消費是否已經走到了盡頭?答案并不盡然。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圖書零售市場規模達970億元。雖然碎片式的信息獲取儼然成為主導,但傳統的圖書閱讀依然有其市場。

如今,市值逾7000億元的拼多多,以“多多讀書月”的方式試水圖書市場。做電商圖書,利潤算不得高,卻是一項促進知識普惠的事業,也是互聯網臺的精神氣質所在。

共生向上——多方共贏

自今年4月15日起,拼多多已兩次投入5000萬讀書基金,在全網最低價基礎上補貼正版經典名著,包括諾貝爾文學獎、雨果獎、茅盾文學獎等書單,自活動開啟后,暢銷書籍一上線即告售罄,其中暢銷書《浮生六記》、《先生》等top10書籍已由出版社緊急加印,《萬古江河》、《霍亂時期的愛情》等經典書目屢次售罄。

拼多多為該活動起名“多多讀書月”,一方面拼多多聯合國內主流出版社、圖書出版公司等,推出一系列專項活動,建立讀書基金,對優質、熱銷圖書進行源頭直補,帶來更多價正版好書。

另一方面,拼多多還發起“眾聲創作者計劃”。所謂“眾聲創作者計劃”,源自莎士比亞名篇《暴風雨》中的經典名句:不必害怕,這島上眾聲喧嘩。

截止目前,茅盾文學獎得主金宇澄、麥家,程永新、鄭淵潔、易中天、余秀華、周國30名知名作家相繼加入拼多多 “眾聲創作者計劃”,加入該計劃的作家,拼多多會免費開通專屬品牌頁(明星店鋪),這樣作家就可以直連讀者,推動價正版書籍走向更廣闊的人群。

“眾聲創作者計劃”的部分受邀入駐作家

“多多讀書月”的活動,對于參與各方,是一個共贏的選擇。出版社獲得營銷資源傾斜,銷售額增加,作家有了更多的發聲渠道,讀者低價讀好書,拼多多則在此過程中實現了作為一個企業的某種社會責任——知識普惠。

與拼多多合作的上海世紀出版社表示,其官方旗艦店在“多多讀書月”期間,訪客和買家數的增量都十分明顯。店鋪訪客數從四月第一屆“多多讀書月”開店之初的幾百人到現在已過萬。而支付買家數從最初的幾十人,到現在每天千人,銷售金額比活動前增長率超過1000%。

選擇入駐拼多多“眾聲創作者計劃”的知名作家麥家表示,他被兩個關鍵詞所打動,即“眾聲”與“創作”。“我本身是一個寫作者,我喜歡寫作,我愿意與寫作者相交,我一直覺得現在的文學正在變得越來越邊緣,越來越離開‘眾聲’,而文學是不能離開眾聲的,一本書、一個時代,都需要‘眾聲’。”

業內人士分析,對于拼多多來說,無論是“多多讀書月”還是“眾聲創作者計劃”,是新經濟臺從滿足買家物質需求,上升至精神需求的“擴列”,更體現出拼多多基于自身臺定位,助力知識普惠,持續為消費者輸出價值、與社會力量“共生向上”的決心。

補貼正版名著 助力知識普惠

“多多讀書月是我們第一次對精神消費產品進行大型官方補貼,也是對知識普惠理念的一次實踐。”“多多讀書月”負責人表示,參與讀書月“拼單”的消費者身份多元,既有政府官員、文化界人士,也有來自豆瓣文青、小紅書美妝達人的自發曬單。此前,“多多讀書月”還在四川涼山、青海德令哈、云南、貴州等地發起了形式多樣的公益捐贈活動,累計捐贈教輔書籍超10萬冊,給當地中小學生送去書香,讓他們看見外面更大的世界。

自2014年起,“全民閱讀”連續八次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2021年政府工作報告指出,要推進城鄉公共文化服務體系一體建設,創新實施文化惠民工程,倡導全民閱讀。

在拼多多臺上,全民閱讀也逐漸成為新消費群體的慣?!?020多多閱讀報告》顯示,去年有超過4億人次通過拼多多購買圖書,其中來自農村地區的圖書購買訂單量同比增長超過180%。其中,廣東、山東、河南等人口大省拼單量占據全國前三甲,而新疆、西藏等大西北地區“拼書”增速最快,可以說知識閱讀的城鄉鴻溝正在不斷縮小。

而電商圖書已經越來越成為人們獲取圖書的主要渠道。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圖書零售市場碼洋規模為970.8億元,其中,網店渠道規模占總圖書零售市場規模的79%;實體店渠道占比達20.97%,可以看出網上渠道是市場增長的主要推動力。

隨著拼多多在圖書領域的布局,目前已成為國內增長最快的線上圖書銷售臺之一。

“多多讀書月”負責人表示,拼多多有8億多消費者,某種程度上,來自讀書月的相關數據反映了全民閱讀、知識普惠的發展大趨勢。“知識普惠”是一件長期工程,要實現“全民閱讀”的樸素愿望,還要以“全量供給”為基礎。換句話說,僅僅是聚攏消費者還不夠,全民閱讀的背后,是豐富的供給和精準的匹配。

拼多多成立于2015年4月,彼時京東、淘寶、當當都已經是成熟的電商,拼多多通過“農村包圍城市路線”實現突圍,優先打入三四線城市,甚至鄉鎮農村??梢哉f,在電商的普及上,拼多多優先讓偏遠地區的人們享受到了電商的便捷。這種戰略,也為拼多多帶來更多的流量。

發展至今,拼多多匯聚8.5億年度活躍買家,有了龐大流量基礎的拼多多,更有基礎發力電商圖書。

雖然京東和當當已經在電商圖書領域占據了渠道優勢,相比偏遠地區的讀者,京東和當當都有點“廟堂之高”的感覺,其服務更多的便捷一二線城市的中青年,而廣大的三四線城市、小鎮農村并不在輻射范圍內。

拼多多一直在深耕三四線城市、小鎮農村,其圖書活動也更容易觸及這些區域需要的讀者。實現全民閱讀背后的“豐富供給和精準匹配”。

知識普惠 互聯網臺有天然優勢

“多多讀書月”志在讓更多人用更優惠的價格實現閱讀自由。知識不應該是高高在上的,閱讀也不應該是昂貴的。只有實現真正的知識普惠,才能讓更多人接觸到圖書。所謂“普惠”,“普”和“惠”,一個都不能少。普是普及,代表了覆蓋廣度;惠是惠及,代表了獲得服務的便捷、可負擔。

拼多多作為大流量的互聯網臺,在知識普惠上有著天然的流量和技術優勢。尤其是智能推薦、分布式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讓知識普惠成為互聯網企業的新自覺。

2020年,拼多多研發投入達68.92億元,同比增長78%,占營收比例達11.6%,遠高于互聯網行業均水。一方面這些技術改善讓知識普惠成為可能;另一方面,通過算法模型,可以不斷提高對違規店鋪的識別準確率及查處力度,并將流量引導向優質的、信譽好的品牌店鋪。

“多多讀書月”負責人表示,下一步,拼多多將繼續加大對正版好書的補貼力度,通過多種形式滿足消費者需求,同各方一起攜手推動“消費公,知識普惠”,共同助力縮小城鄉閱讀鴻溝。

你還在閱讀紙質書嗎?你有在拼多多買書的經歷嗎?歡迎留言評論。

作者/李白玉 來源/野馬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