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星新聞12月18日消息,被稱為“短視頻最嚴新規”的文件來了。

12月15日,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發布《網絡短視頻內容審核標準細則(2021)》(下稱《細則》),其中,第92條和第93條在行業內引發熱議。

第92條,不得違規播放國家尚未批準播映的電影、電視劇、網絡影視劇的片段,尚未批準引進的各類境外視聽節目及片段,或已被國家明令禁止的視聽節目及片段。

第93條,不得未經授權自行剪切、改編電影、電視劇、網絡影視劇等各類視聽節目及片段。

“對我們小博主來說的話,就是感覺天塌了?!苯?,紅星資本局找到一位在全網粉絲量超過700萬的電影解說類博主,他說,現在各平臺還沒有發布相關公告,只能正常更新。

紅星資本局了解到,這位博主從5年前開始做電影解說類視頻,在巔峰時期,他的賬號能月入10萬元,還成立過MCN機構。不過,在被限流后,賬號的收入每況愈下,現在每個月約有2萬元。

以下是這位博主的自述:

【壹】

5年前入行,兩個月便盈利

我做電影解說類視頻5年了。說來也巧,那時候做電影解說類視頻的沒幾個人,我的一個朋友愛看,他推薦給我,我看了后心想:就這?我也能干!

第二天,我就開始整活了。

每個電影解說博主的風格都不同,我的風格就是敘述故事,可能乏味,但我覺得把故事解說明白就好,可以節省觀眾的時間,方便觀眾做出選擇。

我選擇冷門電影居多,大部分都是在優酷、愛奇藝等平臺有版權的電影。

像熱門電影和新電影,哪怕你解說得好,出品方也不會感謝你,要是解說得不好,那他們就要來說你影響到票房了,我可賠不起,也不蹭那樣的流量。

最初我是自己看了什么電影就解說什么電影,因為我愛看恐怖題材的電影,在解說了一部恐怖電影后,我發現觀眾都愛看,后來就連續解說恐怖類電影,賬號的定位就出來了。

真的,成也恐怖電影,敗也恐怖電影。

差不多兩個月,賬號就盈利了。盈利的第一個月,賺了100多元,后來簽約了愛奇藝(非獨家),當月賺了1萬塊。那時候入駐愛奇藝和現在不一樣,現在好像是誰都可以。

當時,在愛奇藝直接上傳視頻是沒收益的,只有簽了合同入駐的才有收益。如果一個視頻的播放量達到20萬,大約有700-800塊的收益,現在可能也就200-300塊。

在大魚號出來后,我基本上每個月都能拿到平臺給的獎金1萬元,還拿到過大魚計劃的第一名,不過現在大魚號已經不行了。

那時候這些平臺都剛起步,都在填充內容、搶用戶,畢竟個人內容(指解說類視頻)比影視劇版權便宜,也更吸引用戶。

現在因為做電影解說的人多了,流量被分散了,平臺給的收益也變低了。

【貳】

曾月入10萬,成立MCN機構

我做起來的這個賬號在全網同步更新,大概有十幾個平臺,包括抖音、西瓜視頻、愛奇藝、百家號、微博、大魚號和優酷等。

每個平臺都有一點粉絲,全網加起來大概有700-800萬粉絲。

我以前是為個人網站工作,后來就全職做電影解說類視頻了,還有兩個朋友也曾經全職來幫忙,我來解說,他們負責剪輯、發布,由我來維護評論和回復私信。

電影解說博主都不太容易接廣告,賬號的主要收入來自于平臺的廣告分成和激勵,我們最多的一個月拿到過10萬塊,當然,這是十幾個平臺加起來的錢。

現在西瓜視頻是給的最多的,西瓜視頻的1萬播放量,大概能有70-80塊,加上中視頻計劃的激勵,可能有100元左右。

截圖自西瓜視頻

其次是百家號和愛奇藝,百家號的收益是最近才恢復的,最低的時候1萬次播放可能只有幾元錢,現在恢復到幾十元了。

我們以前每天都更新,全年365天不拖更,差不多已經解說了1800部電影左右。

以我的判斷來看,在保持一定更新頻率的情況下,如果在多個平臺的視頻播放量能超過1萬次,視頻作者的基本月收入在3萬元以上;像我們屬于在走下坡路的,現在每個月也有2萬元左右。

在2019年左右,有平臺邀請我們這些早期做得比較好的博主,去成立MCN機構扶持新人,想法是好的,結果有很多投機的人,大量搬運別人的爆款內容,洗稿、二次剪輯。

他們買號、批量搬運,然后統一結算,這些“搬運公司”可能3、5個人一個月就能做到百萬收益。原創的電影解說視頻始終賺不過搬運。

當時我也成立了MCN機構,旗下主要是我和我朋友的賬號。我做得早,也幫過不少人,他們都相信我,我也不抽成,還給他們推流量。

如果MCN機構的排名在前面,平臺會給流量包和現金獎勵,一般來說是前3名獎勵1萬塊,我可以拿到5000元獎勵,因為我的號流量大,一個號頂別人的一堆號。

【叁】

賬號被限流,小伙伴轉行當司機

對我來說,轉折點出現在2019年10月左右。

我解說的電影類型是恐怖電影,當時各平臺都發公告說打壓血腥暴力內容,我被限流限到不如新人,大家都沒有動力去做視頻。

我的賬號被限流得非常嚴重,基本上廢了,因為我怕拖累其他人,萬一連累我帶起來的人,整個MCN機構一起被限流,那就得不償失了。

在把我的賬號退出MCN機構以后,它就沒落了,連流量包都沒有,后來解散了MCN機構,成員全部釋放出來,讓他們自己去發展了。

當時,我幫他們對接了很多平臺,現在有人已經做成頭部號,不過我們都不交流了,也談不上幫忙推一把我的賬號之類的。無所謂吃不吃虧,我做人的原則就是這樣。

被所有平臺限流到現在,我有時候都想去找工作了,只是舍不得那些粉絲而已。至少有幾百個粉絲說過,習慣聽著我的聲音入睡。

部分粉絲的私信截圖,圖由受訪者提供

要不是這些粉絲,我早就不做了。

不過,我們的生計問題也要考慮,以前我們都是一天一更,現在改成兩天一更、三天一更,兩個小伙伴要做點別的維持生活,現在就剩我自己還是在全職做視頻。

因為早期的個人積累,我還不用找工作,一天幾百塊湊合過吧。

有一個小伙伴現在給煤老板開車,這樣富余的時間比較多,可以剪輯視頻。因為恐怖電影真的不好剪輯,還要打碼。

我的視頻早期有很多恐怖鏡頭,現在只有一點點,被限流限怕了,只要有風吹草動,第一個倒霉的肯定是我這個解說恐怖電影的。

如果不限流,我XX平臺的粉絲可能都能到七、八百萬了。

【肆】

細則出爐,小博主“天塌了”

《細則》出爐后,對我們小博主來說的話,就是感覺天塌了。

每個平臺都有自己的交流群,群里也有探討,半夜大家還在逐條解讀,但對于我們博主來說,個人解讀始終不如官方,目前還沒有接到任何平臺的官方通知。

在平臺還沒發官方公告前,我們只能正常更新。有一個平臺的運營跟我們說,沒必要自個兒嚇唬自個兒,有通知他們會和大家溝通。

反正,平臺們現在都是安撫作者,畢竟很多人靠這個生活。從全部《細則》來看,全國可能會有1-2萬人受到影響。

截圖自中國網絡視聽節目服務協會

我認為,可能打擊的會是純剪輯或者惡搞、詆毀影視劇作品的,但還是要看平臺怎么解讀。比如,愛奇藝、優酷和西瓜視頻,它們本身就有很多影視劇的版權。

如果真的落實下來,大不了只解說那一個平臺有版權的影視劇,但這樣很可能衍變為各平臺打影視版權戰,就像以前搶音樂版權一樣,這是逼人站隊。

不過,我現在也不是頭部,槍打出頭鳥,輪不到我,我們就正常更新。

如果未來真的不能再做電影解說,那我們肯定也會遵守法規,尋求新出路。我暫時也不知道自己未來是否會轉行,前途迷茫。

但行好事,莫問前程吧。

【新聞鏈接】

短視頻不得未經授權剪輯

專家:在短視頻領域討論協同共治是必然

12月15日,中國網絡視聽節目服務協會發布《細則》。當天,國家廣播電視總局也在官網發布了這一《細則》。

其中,關于短視頻不得未經授權剪輯、改變影視劇等內容受到廣泛關注。在消息出爐后,話題#短視頻不得未經授權剪輯影視劇#一度沖上微博熱搜榜。

據媒體報道,《2020中國網絡短視頻版權監測報告》顯示,2019年1月至2020年10月,對10萬多名原創短視頻作者、國家版權局預警名單及重點影視綜藝作品的片段短視頻進行監測,累計監測到3009.52萬條疑似侵權短視頻,涉及點擊量高達2.72萬億次。

中國政法大學法律碩士學院講師、互聯網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員張憲認為,在短視頻領域討論協同共治是一種必然。短視頻行業的協同共治,應以平臺、權利人、社會公眾這幾個主體之間的利益平衡作為出發點。

張憲認為,首先應當考慮引入著作權集體管理制度的必要性和可行性。同時,應在短視頻平臺應用過濾技術。要有一個比較成熟的平臺與權利人之間的授權機制。此外,為避免過濾措施的誤傷,建立快速恢復上架和不侵權聲明機制,并提供相應的救濟渠道。

12月18日,一位長期在知識產權領域鉆研的高校教授則告訴紅星資本局,嚴格來說,《細則》不算法律法規,約束力有限,能否在行業中落實要看具體條款的合理程度。

“公民是有合理使用的自由的,比如我看了一部電影,拍了3分鐘的視頻說這部電影哪里爛,用了一些電影畫面,這樣可不可以?”該教授對紅星資本局說。

另外,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教授盤和林也告訴紅星資本局,對于短視頻行業來說,《細則》會涉及到一些面向具體問題的自由裁量權問題。

“《細則》是以舉例的方式說明,但短視頻遭遇的情況更為復雜,很多問題在審核時期未必看得出來,所以細則可能會讓短視頻行業進一步收緊內容尺度?!北P和林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