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4日,順豐同城正式在香港交易所掛牌上市,全球公開發行1.31億股,發行價為每股16.42港元。

順豐于2019年正式宣布,順豐同城業務將以公司化形式獨立運營,獨立運作“順豐同城急送”品牌。

前有閃送、達達等專業即時物流公司,另有美團等用外賣業務打下“江山”的本地服務商,順豐同城帶著老牌快遞血液切入即時配送領域。招股書顯示,2018年至2020年,毛虧損分別為2.31億元、3.36億元、1.89億元。

順豐同城在招股書中稱,成本及支出未來可能會繼續增加,盈利的能力取決于能否提高市場地位、擴大客戶群、維持具有競爭力的價格、提高運營效率及獲得融資的能力等。

開盤后,順豐同城破發跌超7%,開盤價為15.12港元/股。截至發稿前,順豐同城每股報收14.8港元,跌幅近10%,總市值138.15億港元。

面臨持續虧損風險,盈利能力取決于能否提高市場地位等

招股書顯示,順豐同城2018年、2019年、2020年營收分別為9.93億元、21億元、48.43億元;毛虧損分別為2.31億元、3.36億元、1.89億元。

順豐同城2018年、2019年、2020年經營虧損分別為3.62億元、5.73億元、7.69億元;凈虧損分別為3.28億元、4.7億元、7.58億元。業內調侃稱,如果按照2020年訂單量7.6億單和凈虧損7.58億元粗略計算,順豐同城“每做一單就要虧一元”。

截至2020年12月31日,順豐同城持有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為2.63億元。

順豐同城公告顯示,有關虧損及負經營活動現金流量未來可能會繼續出現,成本及支出未來可能會增加。

未來需要提升配送能力、開發并推出新服務、擴大現有市場的客戶群并打入新市場,以及繼續鞏固、投資技術底盤等,這些投入可能會帶來巨大的資本投資及經常性費用。

招股書還稱,順豐同城的盈利能力取決于能否提高市場地位、擴大客戶群、維持具有競爭力的價格、提高運營效率及獲得融資的能力,這將受各項不可控因素的影響。

倘若無法產生充足的收入增長并管理成本及開支,順豐同城短期可能無法持續實現盈利或錄得正現金流量,這可能影響業務增長并對財務狀況及經營業績產生不利影響。

王衛為實控人,大客戶依賴嚴重,單票呈降低趨勢

2021年3月,順豐控股還通過全資子公司泰森控股對同城實業進行增資,本次增資金額為4.09億。順豐同城其他股東不參與新增股份認購。

增資前,泰森控股持有順豐同城40.58%股權,順豐控股其他持股主體持股為24.88%,北京信潤恒持股1.26%,其他投資者持股為33.29%。本次增資完成后,順豐控股對順豐同城合計的持股比例將從65.46%增加至66.76%。

招股書顯示,IPO前,SF Holding Limited由順豐泰森全資擁有,同城科技由順豐泰森通過順豐泰森的全資附屬公司順豐科技間接擁有80.95%股權。

根據表決權委托協議,寧波順享被視為與順豐泰森一致行動。順豐泰森由順豐控股全資擁有。

同時,順豐控股由明德控股持有約59.3%的股權,王衛持有明德控股約99.9%的股權,為順豐同城的實控人。

2014年至2015年,多個即時配送(同城)平臺出現,以眾包的模式切入三通一達等傳統快遞公司未完全覆蓋的即時物流市場。

經歷補貼大戰市場洗牌后,當年存活下來的即時物流公司,一部分,如達達、點我達被京東、阿里收編,承接來自“大佬”的商流;另一部分,如閃送、UU跑腿等專注垂直做小平臺。

曾經,即時物流被視為快遞巨頭主動忽視的細分市場,新京報記者在與三通一達內部人士的溝通中獲悉,傳統快遞公司普遍認為,比起即時物流小蛋糕,顧好公司現有業務比較重要。但隨著近年美團、餓了么等“到家”戰役的不斷打響,以及順豐本身同城業務的不斷壯大,作為傳統快遞公司的順豐宣布將同城業務以公司化形式獨立運營,獨立運作“順豐同城急送”品牌。

“獨立運營不意味著脫離?!表権S控股董事兼副總經理陳飛曾在接受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順豐同城業務公司化獨立運營后,仍然是順豐業務板塊中的重要組成部分。

招股書中顯示,順豐同城客戶收入集中,對大客戶依賴嚴重,2018年、2019年及2020年,順豐同城來自前五大客戶的收入分別占總收入的67.7%、67.1%及61.2%。來自最大客戶的收入分別占2018年、2019年及2020年總收入的22.7%、19.4%及33.6%。

興業證券研報顯示,“大客戶預計包括麥當勞、 必勝客、瑞幸咖啡、喜茶等。受規模效應和業務結構影響,公司單票收入呈降低趨勢,2018至2020年分別為12.45元、9.98元和 6.37元。單票毛利分別為-2.90元、-1.59元和-0.25元,已接近盈虧平衡點”。

目前除順豐外,其他傳統快遞企業在即時配送領域還未有大動作。2017年圓通推出“計時達”;2018年3月,韻達也上線即時配送平臺“云遞配”,但都未激起過多浪花,行業內部人士稱,一方面,盆滿缽滿的傳統快遞公司并未有精力重視長尾市場;另一方面,面對較為穩定的即時物流格局,突圍較難。

超級流量入口是解題王道,下沉市場具有極大發展空間

目前順豐同城已形成了覆蓋全國1000多個市縣,注冊騎士超280萬,業務涉及餐食茶飲、蔬果生鮮、商超便利、蛋糕鮮花、醫藥用品、服裝汽配等場景需求的配送體系。

此前,順豐同城還一度試水外賣“豐食”,但順豐同城方面表示,打造“豐食”的初衷是在疫情期間解決自己企業內部員工的用餐問題。不可否認的是,長期看來,傳統快遞已經切入了即時物流市場,甚至是上游的生活服務市場。

目前,在即時物流行業,超級流量入口依舊是解題王道。美團配送、蜂鳥即配、達達等都承接著來自美團、阿里、京東的超級流量。反觀,美團、阿里、京東等一方面在持續打造自己的新零售版圖,另一方面持續推出跑腿業務等,繼續搶食著物流的蛋糕。

興業證券研報顯示,即時配、倉配和快遞的最大差異在于商品供給距離消費者的距離,并最終反映在運輸時效上,即時配時效優勢明顯,但規模效應較弱,成本相對較高。行業需求旺盛,過去5年訂單量年復合增速46%,未來5年復合增速有望超30%。當前即時配服務仍以餐飲外賣為主,但服務場景隨本地消費市場進化而不斷擴大,如同城零售、近場電商、近場服務等。

截至2020年,即時配送的用戶規模已達5.06億人,同比增長20.19%,年訂單量210億個,5年復合增長率為46.0%??紤]到當前近八成即時配送需求來自一二線城市,下沉市場具有極大發展空間,以及新服務場景不斷擴展和新業態模式與消費模式持續創新,即時配送服務行業具有明顯的增長潛力。根據艾瑞咨詢預測,預計2024年中國即時配送服務行業的年訂單量將進一步增至643億單,5年復合增長率為32.3%。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程子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