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婧

20年前的12月11日,中國正式加入世貿組織(WTO)。業界普遍認為,入世20年令中國和世界雙贏。

正如世界貿易組織副總干事張向晨所說,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為其貿易伙伴確立穩定的政策預期;中國融入經濟全球化,為世界提供了巨大市場空間。

但是,近年來世貿組織面臨諸多挑戰,特別是到2019年底,世貿組織發生創立以來最嚴重的危機,有著“WTO皇冠上的明珠”之稱的上訴機構正式停擺,爭端解決機制陷入癱瘓。緊接著,全球遭遇新冠疫情打擊,全球貿易量銳減。在全球多邊貿易體制面臨保護主義沖擊的情況下,中國該如何發揮積極作用?

WTO作用減弱?

有觀點認為,隨著上訴機構的正式停擺,WTO在全球貿易中發揮的作用減弱。

商務部研究院區域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張建平對國是直通車表示,美國阻撓和破壞上訴機構發揮作用,并不能實質性地損害WTO對全球貿易的作用和影響。因為貿易摩擦的案例及其涉案金額在整個全球貿易當中的占比還是非常低的。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倪月菊則對國是直通車表示,WTO的爭端解決機制可以說是WTO的支柱,其停擺必然影響WTO在全球貿易中發揮作用。

“但是我們知道,WTO作用的弱化從多哈回合久拖不決就已經開始了,這也是為什么進入21世紀以來,區域和雙邊自貿協定愈演愈烈的主要原因?!蹦咴戮罩赋?,WTO的功能除了爭端解決、還包括貿易規則制定和擴大貿易投資自由化和便利化等。任何功能的喪失或弱化,都會降低成員國對多邊貿易體制的信心。

因此,倪月菊建議,若要使成員國對WTO重建信心,除了爭取盡早恢復爭端解決機制外,促進貿易規則談判結果的有效達成,讓成員國在進一步開放中獲益也是非常重要的。

推進WTO改革進程

中國積極參與區域經濟合作,不僅推動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明年初生效,并且申請加入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CPTPP)、數字經濟伙伴關系協定(DEPA),開放的大門越開越大。

在此過程中,區域貿易協定和WTO的關系一直是學界非常關注和重點研究的問題。

對此,張建平指出,自由貿易協定或區域貿易協定是WTO所鼓勵和支持的,而且需要在WTO進行備案。WTO網站也會定期發布已經備案和正在實施的區域貿易協定數量及相關協議文本。

倪月菊則表示,客觀上講,如果兩者發展方向是一致的,都是為了貿易投資向更加自由、便利化方向發展的話,更多國家參與到更加開放和自由的區域貿易協定中,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起到促進多邊貿易體制發展的作用。

但是,倪月菊認為,如果區域貿易協定是更加排他性的,如美加墨協定,或者增加了過多地緣政治因素,對多邊貿易體制就可能有較大侵蝕作用。

因此,她認為,未來區域協定能否代替多邊協定成為國家經貿關系主流,這要看WTO改革進程。如果WTO改革遲遲沒有進展,WTO的三大功能無法有效發揮作用的話,不排除這種可能性。

堅定支持捍衛多邊貿易體制

與中國入世初期相比,世界經濟形勢與國際經貿格局發生了非常大的改變。倪月菊認為,一是全球化進入慢車道,貿易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甚囂塵上。

二是以中國為首的新興經濟體國家迅速崛起,在世界經濟中發揮著越來越重要作用,使發達國家作用受到擠壓。在這種新背景下,以美國為首的發達國家經濟體,抱團對中國施壓,試圖改變以往游戲規則,以所謂“對等開放”“公平競爭”的原則,試圖使中國屈從于新的游戲規則,或者被排除在新規則之外。而新規則的顯著特征就是從邊境上過渡到邊境內,指向中國國內貿易和產業政策,以及相關法律法規。

面對這些挑戰,中國應當如何應對?WTO改革對中國解決以上難題可以發揮怎樣的作用?

“CPTPP規則就是未來高標準經貿規則的代表。因此,對照高標準經貿規則進行壓力測試非常重要?!蹦咴戮罩赋?。

WTO擁有164個成員國,發展中國家隨著經濟實力進一步增強,在WTO組織中的話語權也日益增加。倪月菊認為,中國作為最大的發展中國成員國,可以在WTO中發揮引領作用,共同維護發展中國家合法權益,共同促進多邊貿易體制向更加自由、開放、公平和包容的方向發展。

張建平建議,中國未來需要走創新驅動發展道路,追求高質量發展,要在制度性開放方面進一步推進,特別是涉及資本、技術、人才等要素跨境流動,要推動經濟結構優化,這些都需要在開放條件下來進行。

“世貿組織的規則,對于中國這個最大發展中國家是有利的,我們也會堅定地支持和捍衛多邊貿易體制,同時也努力構筑輻射‘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地區、面向全球自貿區的網絡,推動全球化進一步發展?!睆埥ㄆ秸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