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25日,上海數據交易所揭牌成立,首批數商代表簽約?!∴崿摤摗z

上海12月12日電 題:解密“上海數交所”:開啟“數商時代” 上海如何引“數據”入“交易場”?

記者 鄭瑩瑩

“數字時代”已經來臨,為了促進數據交易,上海在2021年11月底揭牌成立了上海數據交易所(簡稱:上海數交所)。上海將怎樣建設數據交易所?通過半年試運營,上海數據交易所將從哪些方面展開探索?記者近日采訪了參與上海數交所建設的大數據流通與交易技術國家工程實驗室常務副主任、復旦大學教授黃麗華,對相關內容進行解答:

打造“數據生態” 讓無序變有序

在上海數據交易所成立之前,市場并非沒有數據交易。那么,數據交易所成立后有何不同?舉個例子,這好比體育運動,沒有裁判員和有裁判員,“玩法”是不一樣的。上海數據交易所成立之前,其交易情況好比“打籃球的”和“跑步的”競技,盡管都是體育運動,但沒有一致的規則可依照,各有各的理解,比賽顯得有些混亂。

而上海數據交易所成立后,希望能打造數據生態,讓大家使用同一套規則體系,去進行數據交易。

上海數交所的核心就是做生態,大家達成規則共識,企業按此規則去做數據交易的布局、規劃,實現數據交易領域的“書同文”“車同軌”。

開啟“數商時代” 實現乘數效應

在上海數交所成立當天,首批數商簽約,數量達100家,如國網上海電力、中國東航等數據交易主體,協力、金杜、中倫等律師事務所,普華永道、德勤等會計師事務所,富數科技、優刻得、星環科技等交付類企業。

何為“數商”?哪些企業、機構可以入列?其實,參與到數據流通交易各個環節的這些企業和機構,都是數商的組成,比如數據的供給者、數據的第三方(諸如做合規咨詢、質量評估、安全審計、產品交付的第三方)等等。

這是上海首次把數商概念導入進來。實際上,對于數字經濟來說,數商就是一個全新的增量。一方面,數商是一個全新的描述,這些主體的出現,本身就是一個新的增長極;另一方面,數商的出現,會讓流通的效率形成“乘數效應”,從1變5,從1變10,甚至從1變100。

創新“五個首發” 應對交易“五難”

當前,數據交易存在“確權難、定價難、互信難、入場難、監管難”等關鍵共性難題,上海數據交易所的成立,以“五大首發”,破解這“五難”。

這“五大首發”分別為:一是全國首發數商體系,全新構建“數商”新業態,涵蓋數據交易主體、數據合規咨詢、質量評估、資產評估、交付等多領域,培育和規范新主體,構筑更加繁榮的流通交易生態。二是全國首發數據交易配套制度,率先針對數據交易全過程提供一系列制度規范,涵蓋從數據交易所、數據交易主體到數據交易生態體系的各類辦法、規范、指引及標準,確立了“不合規不掛牌,無場景不交易”的基本原則,讓數據流通交易有規可循、有章可依。三是全國首發全數字化數據交易系統,上線新一代智能數據交易系統,保障數據交易全時掛牌、全域交易、全程可溯。四是全國首發數據產品登記憑證,首次通過數據產品登記憑證與數據交易憑證的發放,實現一數一碼,可登記、可統計、可普查。五是全國首發數據產品說明書,以數據產品說明書的形式,使數據可閱讀,將抽象數據變為具象產品。

上海數交所處于起步階段,還在試運營,將對一些規則、模式進行充分驗證。比如,“全數字化數據交易系統”在試運營期間有望得到很好的壓力測試。另外,上海數交所特別要充分驗證“不合規不掛牌,無場景不交易”的基本原則。

未來上海數交所希望推動更多數據供給,嘗試讓數據交易從“小眾市場”變成“規模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