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篇名為《秘書眼中的上海文峰美發美容集團總裁陳浩》的文章,讓上海文峰公司因“花式夸老板”而引發熱議。但實際上,這卻是一家多次因誘導大額消費且拒不退款、售后服務拖延推諉等問題而被投訴的美發美容機構。

11月,上海市消保委發布消費警示,上海市普陀區市場監管局立即對轄區內文峰公司及門店開展檢查,發現上海文峰美發美容有限公司存在涉及單用途預付消費卡、價格和廣告宣傳等違法行為,并對文峰公司立案調查,目前案件正在調查處理中。

推銷產品靠口頭承諾,折扣說改就改

消費者吃了“啞巴虧”

在多個團購平臺上,上海文峰美發美容有限公司旗下的美容美發門店,評分普遍在2分到3分(總分為5分)。用戶“差評”中,主要涉及推銷辦卡、標注價格和實際收費不符、夸大服務效果、技術差等問題。

有消費者爆料,在某門店辦理6000元儲值卡,承諾24次按摩服務且所有門店通用,后期使用時,卻變成每按摩一個部位就要劃一次卡,明顯高于市場價,且在其他分店不能通用。

有相似遭遇的消費者不在少數,開卡時店員承諾的折扣說改就改,讓消費者著實吃了“啞巴虧”。媒體記者暗訪文峰美容美發門店時發現,店員推銷產品更多靠口頭承諾。

上海市消保委:

今年以來已收到相關投訴476件

據上海市消費者權益保護委員會統計,2021年以來,截至12月7日,共收到對文峰美發美容的投訴476件,同比增長45%。

上海市消費者權益保護委員會副秘書長寧海介紹,消費者反映突出的問題主要在這些方面:企業以“養生套餐”“產品送服務”誘導消費者進行大額消費,銷售過程中沒有提供相應明細消費憑證和記錄;消費者發現問題,依法維權、要求退款時,企業拒不退賠,以“下面的門店都是加盟企業”為由進行推諉。寧海表示,作為品牌企業,以文峰總店的名義對外銷售,應承擔相應法律責任。

今年6月,上海市消保委會同上海市單用途預付卡協會和上海市美發美容行業協會,約談了上海文峰美發美容有限公司。

約談內容中明確要求,上海文峰公司應嚴格依照國家規定限額發卡,即單張記名卡限額不得超過5000元,單張不記名卡限額不得超過1000元,并依法依規落實發卡備案,與上海市單用途卡協同監管服務平臺實現信息對接。

7月,上海市普陀區市場監管局對上海文峰美發美容有限公司未履行單用途預付消費卡信息對接義務的違法行為,作出頂格5萬元的罰款。

今年的首次約談后,上海文峰公司隨即向上海市消保委遞交整改書,并表示已成立專項客服小組。然而5個月后,上海市消保委第二次約談上海文峰公司。

11月17日,上海市消保委再次針對上海文峰公司發布“商業模式或暗藏重大風險”的提示。在相關提示中,上海文峰公司主要存在以“產品+服務”的套餐預售規避預付卡監管、以套路營銷行為逃避政府部門相關監管、以類醫療養生偽閉環騙取消費者信任等問題。

門店形成自產自銷的“銷售閉環”

前店長:使用三無產品,存在非法行醫

公開資料顯示,“文峰”最早是由創始人陳浩于1996年在上海創立的美發品牌,經過二十多年發展,已成為業務涵蓋美容美發、化妝品制售、教育培訓多個領域的集團公司,旗下擁有400余家美容美發連鎖店。

而另據工商登記信息顯示,上海文峰美容美發有限公司總裁陳浩,任職企業多達129家,除了美容美發領域外,還包括健康咨詢、中醫藥開發、生物制藥等多個領域。

依托上述企業,上海文峰公司的門店也逐漸形成了自產自銷的“銷售閉環”。這些自產自銷的產品究竟質量如何?一位曾在文峰美容美發連鎖店工作的門店店長向媒體透露,“公司的脫敏霜是三無產品,我覺得這種產品不能給顧客使用。被舉報的這家店一直都存在非法行醫?!?/p>

公開報道稱,2017年12月,浙江嘉興市上海文峰美容美發店,42歲男子吳某在接受“肩頸推拿按摩”和“微針針刺”項目后,陷入昏迷狀態,被送入醫院重癥監護室后,診斷為腦干大出血。

“微針針刺”屬于診療行為,必須在取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的醫療機構進行,操作人員也必須為取得《醫師執業證書》的衛技人員,但這兩名店員并不具備從醫資格。

近年來,因美容美發產品虛假宣傳等行為,上海文峰公司已相繼被執法部門行政處罰近90萬元。2020年3月,上海文峰公司因在疫情期間以“抵御病毒”為賣點,對旗下的一款化妝品進行虛假宣傳,被處罰50萬元。

上海市消保委提示,上海文峰公司從門店推銷到售賣自述有養生功能的產品服務套餐,再到“文峰醫院”(實為上海美妍康醫療美容門診部有限公司)形成了偽閉環,讓眾多消費者特別是老年消費者對其各種“調理方案”和“效果保證”深信不疑。

12月9日,上海文峰美發美容有限公司的線上平臺集體“消失”:公司官網的頁面無法打開,官方微信公眾號“今日文峰”也已查詢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