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貿易組織(WTO)原副總干事易小準。

“我們在加入WTO談判的時候始終在說,十幾億的中國人不在這個組織里,WTO怎么能叫世界性的貿易組織呢?我們加入了以后,這個世界貿易組織終于名符其實了?!笔澜缳Q易組織(WTO)原副總干事易小準近日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說。

20年前的12月11日,中國正式加入WTO。

在擔任WTO副總干事前,易小準曾先后擔任商務部副部長,中華人民共和國常駐世貿組織代表、特命全權大使。他全程經歷了中國入世長達15年的漫長談判。談到入世對中國的影響,易小準說,中國加入WTO這20年來,既是多邊貿易體制的受益方,也是最大貢獻者。而在WTO改革中,中國應該也有能力發揮更加進取、獨特的作用。

加入WTO為中國和世界留下了一筆寶貴遺產

新京報:入世可以說是中國經濟發展的里程碑事件。作為一個重要的參與者,中國入世對你個人有何影響?

易小準:1984年,我加入當時的復關團隊。那時候我還比較年輕,記得當時我是邊學邊干,一邊惡補關貿總協定的知識,一邊參與起草向國務院請示的報告,并和同事一起研究未來的談判方案。我全程參加了15年的漫長談判,后來又在商務部分管多邊貿易工作。如果再加上先后擔任了三年的中國駐WTO大使以及七年半的WTO副總干事,可以說我的整個職業生涯從來沒有離開過多邊貿易體制。

新京報:從一個參與者的視角看,你認為中國加入WTO意味著什么?帶來了哪些改變?

易小準:在我看來,中國加入WTO并非發生在2001年12月多哈WTO部長級會議上敲錘子的那一刻, 而是一個與中國改革開放大潮相伴相生,并且一直延續至今的歷史進程。它不僅在世界經濟史上寫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而且直到今天仍然在深刻影響著中國經濟和貿易政策的走向??梢哉f,加入WTO為中國也為世界留下了一筆寶貴遺產,值得后人認真研究和總結。

加入WTO 這20年來,中國的經濟發展超出了世界上絕大多數人的預期,甚至也遠超我們這些主要談判人員的想象。還記得當年在多哈慶祝中國加入WTO的現場,有國內記者讓我分享一下當時的心情。我說,完成了祖國交給我們的任務,但我一點也不輕松,因為我知道真正的考驗還在后面。我們在談判中做出那么多開放市場的承諾,中國的經濟和產業能否經受住如此大的挑戰?如果中國的產業真的被外來競爭沖垮了,我們這些人是要負歷史責任的。

今年是中國加入WTO二十周年。過去的20年已經證明,這一輪制度性的大開放促進了大改革和大發展,加入WTO極大釋放了中國人民的生產力和創造力。這20年間,中國的經濟總量增長了近十倍,在世界經濟中的占比從4%增長到17%,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第一大出口國、第二大進口國。外商對華直接投資的規模年均增長6.1%,連續29年居發展中國家的首位。

中國全面履行入世承諾,部分領域超額完成

新京報:中國加入WTO,做出了很多開放市場的承諾。中國是如何履行承諾的?

易小準:我們在加入WTO的時候,做出了高水平的承諾,不僅超過之前新加入WTO的國家,更遠超WTO的老成員。例如,我們目前的農產品平均關稅水平為13.8%,不僅超過當年對WTO的承諾,更低于發展中成員56%和發達成員39%的關稅水平。

中國的服務業是國民經濟中的短板。這一領域開不開放,是中國政府在加入WTO談判最后階段的一個艱難選擇。但中國的領導人從戰略高度出發,把這一挑戰當作促進中國改革開放的機遇,果斷做出了開放的決定。同時,也根據不同行業的競爭力,對開放的時機相應設置了不同的過渡期。最終,中國在WTO中承諾開放的服務業的分部門多達100個,包括金融、保險、證券、電信等領域。相比中國的開放水平,WTO原有成員迄今承諾開放的服務業分部門平均還不足50個。

我還記得在中美談判達成協議之后,美方一位負責服務貿易談判的官員私下告訴我,他們代表團內部無人相信中國能履行這么高水平的承諾。但哪怕中國只做到其中的80%,對世界來說就已經是極大的好消息。事實證明,中國不僅嚴格履行了承諾,還在此基礎上進一步開放。以關稅為例,我們當年承諾將平均最惠國關稅稅率降至約9.8%,但中國主動把關稅降至目前的7.5%。在體現國家對產業保護水平的貿易加權關稅上,據WTO統計,中國的貿易加權關稅水平已低至3.4%,非常接近美歐的水平。

新京報:中國在遵守WTO規則、履行多邊承諾方面表現如何?

易小準:在這方面,中國也做得不錯。作為一個貿易大國,中國的每一項貿易政策都會受到WTO成員嚴苛的審視。我在WTO的同事做了統計,在同樣的時間內,中國、美國、歐盟三個大的經濟體,在WTO爭端解決機制里受到別方起訴的次數基本相當,也就是說,美歐和中國在遵守規則、履行承諾方面的表現大體相當。

更重要的是,中國對不利于自己的裁決都是嚴格執行的。裁決總有勝訴、敗訴,對拒不執行裁決的敗訴方,WTO可以授權勝訴方實行報復。在WTO中,迄今為止這種情況發生了21次,其中有15次是針對美國的,但是中國一次也沒有,說明中國認真執行了WTO的裁決,不打折扣。

中國是多邊貿易體制的主要受益方,也是最大貢獻者

新京報:如何評價中國為多邊貿易體制做出的貢獻?

易小準:我們只需看看中國與幾個主要貿易伙伴的雙邊貿易發展情況,就能理解中國加入WTO對世界經濟的影響。

2001年時,中國僅是美國第11大出口目的地,占美國出口總額不足2%。而去年,美國對華出口增長至其出口總額的9%,中國成為美國第三大出口市場。中國與歐盟國家的貿易也經歷了同樣的快速發展。按照歐盟統計,從2000年到2019年,中國從歐盟的進口增長了九倍,對歐盟的出口增長了六倍。

中國與發展中國家的經貿關系演進,南非是一個很典型的例子。2001年中國在南非的出口市場排名僅為第17位,如今,中國已成為南非的第一大出口目的地。對于其他一些新興經濟體來說,中國市場則更為重要,例如中國吸納了巴西近32%的出口。

此外,中國還是WTO中僅有的幾個主要發展中國家之一,承諾對最不發達國家97%的出口產品實行零關稅待遇。從2008年以來,中國就一直是最不發達國家的主要出口目的地,吸收了他們1/4以上的出口。

這些都是中國對世界經濟的重大貢獻,但世界往往只聚焦在中國的出口,卻忽視了中國的進口也在同步增長。最近國際上出現了一些怪論,認為中國加入WTO是占了多邊貿易體制的便宜,損害了其他成員的利益。這真是很奇怪的邏輯。因為加入WTO完全是中國單方面開放市場,其他成員只是享受了我們開放的好處,并沒有向中國提供任何新的市場準入機會。此外,中國全盤接受并認真履行多邊貿易規則,這怎么能說是占了別人的便宜?以上這些數字可以清楚地表明,中國加入WTO 二十年,既是多邊貿易體制的主要受益者,更是最大貢獻者。

中國應該也有能力在WTO改革中發揮獨特作用

新京報:WTO改革是近年來受關注的話題,WTO面臨生存危機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易小準:現在世界各國都在熱議WTO要改革,但是想改革,就要首先診斷一下WTO出了什么問題。

在WTO體制里有一個最重要的決策機制,叫協商一致。其含義就是,任何一個決定都要由WTO的164個成員全都同意,至少要做到無人站出來反對。在歷史上,這個機制兼顧了大國和弱小國家的利益,幫助WTO運轉多年,達成了很多重要的協議。

但到了今天,特別是近幾年,因為種種因素,WTO的成員之間互相不信任,嚴重缺乏合作的意愿。協商一致的機制給了更多成員投否決票的機會。比如近期,因為美國的一票否決,WTO上訴機構直到現在還在停擺;一些發展中國家,如印度和南非,也利用一票否決制阻擋一些新議題的討論?,F在看來,一票否決制已經讓WTO不堪重負,這種僵局不僅嚴重削弱了多邊貿易體制,也不符合中國的利益。

為此,中國牽頭并聯合一些主要的發展中成員,首次以聯合聲明倡議(JSI)的方式啟動了投資便利化議題的諸邊談判,這是中國引領WTO的創新之舉,既開創了新的談判模式,又將投資相關議題引入WTO。該倡議很快得到了大多WTO成員的支持,目前除美國外的所有發達成員均已加入談判,該聯合聲明倡議已經有110個聯署方。

我們常說,中國加入WTO是互利雙贏。實際上,在中國的傳統思維中,談判就是博弈,一方贏一方輸。在加入WTO談判期間,美國貿易代表巴爾舍夫斯基每次到中國來,都要宣傳貿易談判可以取得雙贏。最終這個理念被我們的領導人接受,而且在中國深入人心。遺憾的是,無論是對中美經貿關系,還是處理與多邊貿易體制的矛盾,美國如今都已轉向零和思維。我認為,只有大國都回到互利雙贏的正確軌道上,WTO的改革才有希望,多邊貿易體制也才有可能重振雄風。

新京報:你認為中國作為世界經濟大國,在WTO改革中應該發揮哪些作用?

易小準:當前,多邊貿易體制正在經歷七十多年歷史中最困難的時刻。貿易保護主義在全球蔓延, WTO中的領導力嚴重缺失,多邊貿易談判停滯不前,WTO的許多功能幾近癱瘓。 而一個開放、非歧視、以規則為基礎并且與時俱進的多邊貿易體制,對中國和世界經濟的增長都是不可或缺的。

中國目前在全球貿易中占有巨大份額,所以中國在WTO討論的所有議題中都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和作用。毫不夸張地說,如果沒有中國的參加和支持,WTO實際上談不成任何一項有意義的協議。在WTO的改革進程中,中國應該也有能力發揮更加進取、獨特的作用。比如中方牽頭在WTO中開啟投資便利化的開放式“諸邊談判”模式,現在被很多其他國家效仿,以便開啟其他議題的談判。我認為這就是中國在WTO里面所發揮的作用——發出中國的聲音、提出中國的方案,也是中國為加強多邊貿易體制做出的貢獻。

新京報記者 陳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