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治局會議強調,明年經濟工作要穩字當頭、穩中求進。堅持“以我為主”,是貫穿我國宏觀經濟治理的政策取向,既要強調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也要更加注重宏觀政策的靈活精準、合理適度,還要精準應對外部因素的影響。

12月6日,中國人民銀行宣布將于本月15日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共計釋放長期資金約1.2萬億元。此次降準臨近歲末,又恰逢美國縮減購債規模之際,引發一些市場人士對明年貨幣政策走向寬松的猜測。

對于各方聲音,央行及時回應并重申穩健貨幣政策取向沒有改變,將保持政策的連續性、穩定性、可持續性,不搞大水漫灌。當天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也強調,明年經濟工作要穩字當頭、穩中求進。上述政策基調,凸顯了決策層堅持“以我為主”的宏觀政策取向。

今年以來,美歐等主要發達經濟體實施了前所未有的擴張性財政政策和超寬松貨幣政策,導致全球流動性泛濫,一些國家的房價、物價出現大幅上漲,全球債務也創出歷史新高。近期,一些發達經濟體貨幣政策開始調整,美聯儲宣布啟動縮減購債計劃,部分新興市場國家開始加息。從歷史經驗看,這些舉措可能會引發美元回流,抬高美元幣值和美國國債利率,觸發國際金融市場潛在風險,繼而造成資產價格震蕩。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中外經濟面臨不同的發展環境和影響因素,在發達經濟體宏觀政策調整可能產生外溢風險的背景下,堅持“以我為主”的貨幣政策,適度調高穩增長在宏觀政策制定中的權重,可有效避免人民幣一攬子匯率跟隨美元被動升值,也有助于保持我國宏觀經濟平穩運行。事實上,強調以我國經濟運行中的中長期問題為導向,保持宏觀政策的連續性、穩定性、可持續性,不盲從、不跟風,本質上正是堅持“以我為主”宏觀政策取向的內在要求。

堅持“以我為主”,是貫穿我國宏觀經濟治理的政策取向。一方面,我國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有堅持“以我為主”的底氣。我國經濟體量大、韌性強,近年來經濟增速持續領跑全球主要經濟體,經濟結構轉型升級和高質量發展都取得了明顯成效,具備了宏觀政策“以我為主”的基礎。另一方面,決策層在宏觀調控方面積累了豐富經驗,有堅持“以我為主”的能力。當前,我國宏觀政策“工具箱”里政策儲備充裕、調控手段豐富,堅持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錨定高質量發展這一發展目標,掌握好宏觀調控的節奏和力度,有助于將我國經濟長期向好發展勢頭保持下去。

堅持“以我為主”,既要強調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也要更加注重宏觀政策的靈活精準、合理適度。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繼續做好“六穩”“六?!惫ぷ?,持續改善民生,著力穩定宏觀經濟大盤,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具體到積極的財政政策,就是要提升效能,更加注重精準、可持續;具體到穩健的貨幣政策,就是要靈活適度,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在加強宏觀政策跨周期調節的同時,也要綜合考慮我國經濟恢復穩固性、均衡性的實際,適當加大宏觀政策逆周期調節的力度。

當然,我們強調宏觀政策“以我為主”,并不意味著對外部因素視而不見,相反,要善于因勢利導、為我所用,讓宏觀政策更加精準有效。需要指出的是,要進一步加強對宏觀政策最優組合的選擇,注重政策之間的統籌協調,避免因政策疊加導致政策效果打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