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網消息(焦點訪談):臨近歲末,又到盤點一年中國經濟的時候。2021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也是“十四五”開局之年,在我國現代化建設進程中是具有特殊重要性的一年,要起好步、開好局。 2021年又是受疫情沖擊之下經濟全面恢復的一年,但恢復的過程中我們遇到的新挑戰交織疊加、超出預期。2021年中國經濟答卷怎么樣?一起聽聽專家的分析。

從宏觀看,2021年中國經濟是持續穩定恢復的一年,穩中加固、穩中向好。統計顯示,前三季度國內生產總值823131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同比增長9.8%,兩年平均增長5.2%。專家普遍認為,完成年初預定的經濟發展主要目標沒有問題。

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所長黃群慧說:“三月份確定目標應該是6%以上,現在看完成6%以上沒有任何問題,當然現在不同的機構有不同的預測,大概都能接近8%?!?/p>

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經濟學家劉元春說:“這個已經是在全世界大國經濟中,表現最為良好的一個?!?/p>

從工業生產、就業、物價水平看,2021中國經濟主要宏觀指標總體也是處于合理區間。統計數據顯示,1—10月份,全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10.9%,兩年平均增長6.3%。1-10月份,全國城鎮新增就業人數1133萬,同比增加12.2%,提前完成全年目標任務。1—10月份,全國居民消費價格(CPI)同比上漲0.7%,低于年初設定的3%左右的宏觀調控預期目標,消費市場供需基本平穩。

劉元春說:“從總量指標和結構質量總體來看,我們是起好步、開好頭的,完成去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預定的各項目標?!?/p>

看經濟質量好不好,不僅要看增長速度,還要看錢袋子:國家的錢袋子、企業的錢袋子和老百姓的腰包。統計數據顯示,財政收入方面,1—10月份,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81526億元,同比增長14.5%。企業利潤方面,1—10月份,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同比增長42.2%,兩年平均增長19.7%,10月份私營企業利潤同比增長28.8%,增速較上月加快21個百分點,連續兩個月回升。居民收入方面,前三季度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6265元,扣除價格因素同比實際增長9.7%,兩年平均增長5.1%,與經濟增長基本同步。

黃群慧說:“比較可喜的是居民收入基本上和經濟增長同速。同步增長是我們的一個目標,因為只有收入增長,才會有消費增長,消費增長以后才會有整個經濟良性的、具有內生動力的增長循環?!?/p>

2021年,驅動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內生動力,還體現在產業轉型升級加快和以高技術制造業和數字經濟為代表的新動能上。統計顯示:前三季度,規模以上高技術制造業增加值同比增長20.1%,高于全部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速8.3個百分點,高技術制造業投資同比增長25.4%,對工業增長的帶動作用持續增強。稅收大數據也顯示,上半年全國數字經濟核心產業銷售收入同比增長34.2%,兩年平均增長20.8%。數字經濟蓬勃發展,正成為助推經濟增長的新引擎。

黃群慧說:“由于近些年把創新擺到了現代化建設中一個核心地位,大量的支持,一系列有效的政策支持,使這種產業轉型升級的速度非????!?/p>

劉元春說:“從傳統要素驅動開始全面向創新驅動,向科技帶動模式進行轉變,是2021年中國經濟提質增優的一個最重要的表現?!?/p>

2021年中國經濟精彩表現的背后其實并不尋常。從具體的統計數據去分析,2021中國經濟增速其實呈現逐季回落態勢。一季度同比增長18.3%,二季度為7.9%,三季度為4.9%,下行壓力增大。從兩年平均增速來看,一、二、三季度兩年平均增速分別為5%、5.5%、4.9%,經濟增速還是有所波動。這背后是今年我國發展遇到了疫情多地散發、嚴重洪澇災害、大宗商品價格快速上漲、電力煤炭供應緊張等多重挑戰,超出預期。

劉元春說:“后疫情時期,我們經濟的平穩恢復如何把控,實際上比疫情期間還艱難。今年不僅要抗疫,不僅要恢復社會和生產秩序,還要在保增長的基礎上調結構、促改革、控風險,恢復到多目標狀態里面。中國經濟雖然從事后來看都是亮麗的答卷,但是它的過程都很艱辛?!?/p>

2021年中國經濟遇到的一個比較大的挑戰就是大宗商品價格上揚。因為去年疫情的影響,今年全球都在刺激經濟復蘇,一些國家超發貨幣,對能源的需求激增,各種因素導致大宗商品尤其是能源產品價格沖高、原材料供應不足等問題凸顯,而中國作為世界第一制造大國,需要進口大量的工業基礎原材料大宗商品。

劉元春說:“這個過程中,鐵礦石、銅、鋼材,還有石油這些(大宗商品)價格都在快速上揚。大宗商品價格的持續上揚,經過上游壟斷企業傳遞,將成本全面轉嫁到中小企業身上。我們測算了一下,由于進口價格的上揚導致成本上升可能達到1.4萬億,1.4萬億都要求企業進行消化,因此中小企業利潤空間會被縮小,這是原來沒有想到的?!?/p>

我國中小企業占全國企業總數的95%以上,吸納了80%的城鎮就業人口,已經成為市場經濟的核心力量。今年三季度以來,許多中小企業持續遭遇成本價格“兩頭擠壓”、訂單不足、應收賬款回款慢等問題,生產經營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

劉元春說:“ 中小企業的抗沖擊能力比較低,特別是在過去盈利能力沒有恢復的時候,它的抗壓能力更差。我們對中小企業全面復蘇,實際上處于一個關鍵時點,去年我們是救助它不要倒,今年我們是要救助它,要讓它持續生存,明年要讓它持續活起來?!?/p>

如何幫助中小企業度過難關?一方面,國家采取針對性保供穩價措施,加強經濟運行調節,緩解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向下游中小微企業傳導的壓力。另一方面,及時出臺了一系列助企紓困的政策。為了給企業降成本,前三季度實現新增減稅降費超9000億元,遠超預期。為了讓企業有更多靈活資金,新增3000億元支小再貸款額度,今年四季度又為制造業中小微企業等實施階段性稅收緩繳措施,11月份實施首月累計緩繳稅費471.4億元。還加大力度清理拖欠中小微企業賬款,優化營商環境。政策“大禮包”頻出,效果逐步顯現。11月底,反映制造業景氣程度的先行指標——制造業采購經理指數(PMI)顯示為50.1%,不僅結束了連續7個月的下跌態勢,而且一舉越過50%的臨界點,重返擴張區間,釋放了經濟向好的積極信號。

黃群慧說:“無論是財政政策,還是貨幣政策,還是產業政策,這些都是非常精準的措施,能夠針對臨時沖擊的一些變化,我們都提出精準的應對,可以提一個詞,叫基于市場主體的宏觀調控。我覺得這種針對性,基于這種市場主體,我們做有效的宏觀調控,這也是我們一個很重要的成功經驗?!?/p>

宏觀調控的目標是實現宏觀經濟穩定。這兩年,中國宏觀經濟調控政策還有一個新的變化,就是除了逆周期調節,越來越注重著眼于中長期高質量發展的跨周期設計和調節,宏觀政策創新工具越來越多。例如,這兩年中國加快推動以5G網絡設施為代表的新型基礎設施建設。統計顯示,目前中國已建成5G基站超過129萬個,占全球70%以上,5G終端用戶達到4.7億戶,占全球80%以上。

劉元春說:“在全國進行大量基站建設,這些建設由于當期投入直接帶來很多就業,帶來下游商品采購,會拉動經濟復蘇。它一方面具有短期逆周期功能,另外一方面具有跨周期功能。未來,以5G為基礎的工業物聯網能夠真正建起來,這個時候我們發現,中國的生產能力、生產效率在未來會得到進一步提升,會產生強勁增長推進作用。因此,跨周期調整很重要的聚焦點在于可持續發展?!?/p>

中國成功控制疫情,經濟基本盤穩定,產業鏈供應鏈暢通,帶來的一個直接紅利就是外貿穩健增長。在疫情導致全球貿易萎縮的背景下,我國外貿連續18個月保持了正增長。統計顯示,1—11月,我國進出口總額35.39萬億元,同比增長22%,規模已超去年全年,再創歷史新高。外貿規模持續攀升的同時,結構不斷優化,質量繼續提升,以汽車、手機、計算機為代表的機電產品、高新技術產品出口表現亮眼。前11個月,機電產品出口同比增長21.2%,占出口總值的59%。

劉元春說:“外貿、外資這兩年的逆勢而上,實際上是建立在國內大循環暢通提升的基礎上,國內大循環基本盤不斷提升和創新,是我們提升國際競爭力、戰略談判力的一個關鍵。中國經濟雖然不像去年抗疫引起世界矚目,但是今年很多事情是潤物細無聲,真正地起好步、開好頭,為‘十四五’輝煌打下基礎的一年?!?/p>

時與勢在奮斗的中國,在堅韌的中國,在前進的中國。開局之年,高質量發展交出精彩答卷,成績來之不易,見證了中國經濟的強大韌性與活力。專家預測,明年中國經濟會實現全面常態化。中國經濟正在向創新發展、綠色低碳和數字化轉型,未來我們會面臨更多新的挑戰和新的不確定性。咬定青山不放松,風雨無阻向前行,我們一定能跑贏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這場“馬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