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視頻會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格奧爾基耶娃時表示,將運用多種貨幣工具,適時降準。這一表態傳遞了我國作為負責任的發展中大國保證經濟平穩健康運行的決心。據此,有些市場人士認為第三次集中供地土地出讓條件放松和房地產企業貸款增加等因素,疊加降準信號釋放,說明宏觀政策將走向寬松。

這一看法是對宏觀政策比較簡單化的理解,容易引起誤讀。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宏觀政策也因此發生明顯變化。中央強調完善宏觀經濟治理,創新宏觀調控思路和方式,增強宏觀政策自主性,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

這意味著我國將保持宏觀政策的穩定性,增強政策的針對性和有效性,不可能出現大水漫灌的全面寬松。同時,貨幣政策、財政政策和產業政策的協同性將加強,在實現短期穩增長目標的同時,注重經濟結構改善和內生動力的激發。

首先,是穩。當前國內外形勢復雜嚴峻,我國經濟出現新的下行壓力,要在高基數上繼續保持平穩運行面臨很多挑戰。我國將繼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圍繞市場主體需求制定政策,運用多種貨幣工具,適時降準。以房地產為例,因個別企業風險暴露,房地產開發貸款增速曾出現較大下滑,在政策調整下,房地產企業合理的資金需求正得到滿足,“房住不炒”的政策目標不會改變。

其次,是準。宏觀政策更加注重政策的針對性和有效性。針對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和供應緊張,有關部門采取措施加強經濟運行調節,積極保供穩價,推動煤炭價格回落,保障電力供應,緩解了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向下游中小微企業傳導的壓力,也使工業產能逐步釋放。這些政策,疊加多項助企紓困措施,取得積極成效。

為精準發力,政策的系統性和協調性也在加強。近日,我國在前期設立碳減排金融支持工具基礎上,再設立2000億元支持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專項再貸款。這兩個政策,一個致力于服務雙碳目標的長期戰略,一個為能源安全提供保障,形成了貨幣政策和產業政策的協調配合。

再有,是調。高質量發展需要更加注重從供給側發力,通過優化結構提升經濟潛在增長水平。為此,針對一些地方上高耗能、高污染項目的勢頭,我國堅決遏制“兩高”項目盲目發展,出臺電價調整方案,提出高耗能企業交易電價不受上浮20%的限制。

中央反復強調,要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當前的宏觀政策,也要放在這一背景下看。政策將更加注重連續性和穩定性、系統性和整體性,同時兼顧短期和中長期目標,遠不是泛泛而談的寬松所能概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