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過去的11月,有11家中小銀行在證監會網站披露定向發行計劃書。值得注意的是,這11家中小銀行均為農商行,包括1家上市銀行——吉林九臺農村商業銀行(九臺農商行,06122.HK)。

從地域來看,安徽省和廣西各有3家農商行定增補充資本,山東省、湖南省、浙江省、廣東省、吉林省各有1家農商行發布定增計劃。

農商行定增不斷

不僅11月發布定增計劃的都是農商行,澎湃新聞觀察到,今年以來,在證監會網站發布定增計劃的銀行大多數為農商行。

如何看待農商行頻頻通過定向增發補充資本?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在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表示,一方面,因為農商行增長空間潛力還挺大,保持增長速度靠利潤留存的積累可能滿足不了核心一級資本的需求,所以需要通過定增的方式來進行核心一級資本的補充;另一方面,從市場來看,農商行其實估值還不錯,成長性好,市場給了一些溢價,用定增的方式補充核心一級資本的意愿比大型銀行要強一些。

招聯金融首席研究員董希淼在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則表示,這還反映出農商行資本補充渠道比較狹窄的問題。

“盡管這兩年監管部門強調拓展中小銀行資本補充渠道,如創新資本補充工具,優先股也降低了一些門檻,但這些新的資本補充工具農商行很難用到。不僅如此,原來一些農商行常用的資本補充資本工具,比如二級資本債也面臨新的困難。包商銀行事件之后,信用分層在中小銀行之間更加明顯?!倍m到忉?。

董希淼認為,對農商行來說,在資本壓力補充比較大的情況下,要探索發展輕資本業務,比如零售業務、財務管理業務。

“一些農商行發展比較粗放,農商行一定要有減少資本消耗的理念。在資本約束加大的情況下,資本是很寶貴的資源,業務發展不光是要有存款,也要有資本。對于農商行來說,一定要深刻認識到這個問題?!倍m嫡f道。

7家農商行定增搭售不良

此外,中小銀行定增搭售不良持續常態化。

11月,7家農商行的定向發行書顯示,定增的同時搭售一定的不良資產。這7家農商行為:山東榮成農商銀行、廣西羅城農商銀行、廣西東興農商銀行、湖南邵陽農商銀行、安徽銅陵農商銀行、廣東蕉嶺農商銀行、廣西隆安農商銀行。

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宏觀研究員周茂華認為,部分銀行通過定增搭售不良資產方式,反映部分中小銀行補充資本,不良處置壓力大、渠道少,監管達標壓力大等,希望通過定增搭售不良方式,補充資本同時,盡快處置不良資產,以達到資本充足率和不良率等達到監管要求。短期看,這種方式有助于部分銀行快速補充資本和不良資產處置,但這種處置方式,不良資產風險仍在金融體系內累積;但從中長期看,治本之策需要這部分加快銀行完善內部治理,提升風險與經營能力,增強自身造血能力。

董希淼也表示,銀行定增加入認購不良資產選項,拓寬了中小銀行不良資產處置的渠道和方式。商業銀行一方面要采取多種措施加快存量不良資產的處置;另一方面要堅持標準,嚴格把關,嚴控新的不良資產產生。監管部門要繼續采取針對性措施,支持商業銀行尤其是中小銀行多渠道、高效率地處置不良資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