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在各大視頻平臺上,一種被稱為短劇的節目形式吸引了不少受眾的眼球,有些短短幾分鐘的視頻觀看量就能破億,那么,什么是短劇,又為何如此火爆?

播放量和用戶量爆發式增長 短劇升級迭代短視頻

近期,一種輕松幽默、頗具創意的短劇刷屏網絡、大量圈粉,目前在各大視頻平臺上,經常能夠看到一些

單集時長在1到3分鐘內、節奏快、劇情不斷反轉的作品。

太平洋證券傳媒首席分析師 倪爽:2013年,我們就知道有一個時長5分鐘左右的現象級的短劇《萬萬沒想到》。但現在的短劇又有了很大的不同,首先它是爆發于短視頻平臺,時長一般只有1到2分鐘左右,表現形式非常直接、夸張,充滿了反轉。它既符合用戶的碎片化時間以及需要尋找亮點跟笑點的需求,同時它也符合大量的創作者來共同生產,因此它對流量的拉動是非常巨大的。

目前,國家廣電總局重點網絡影視劇備案系統已經在原有的網絡劇、網絡電影、網絡動畫片三大類之外,新增了第四種“網絡微短劇”類目。按照規定,單集時長在10分鐘內的劇集作品被稱為網絡微短劇。今年以來,短劇的播放量和用戶數量增速明顯。

快手短劇運營負責人 于軻:2021年短劇的整體播放量已經超過了7700億,播放量破億的短劇超過850部。目前平臺2.3億的短劇日活用戶中,有相當一部分大的比例是年輕用戶群體,18到23歲的年輕的女性用戶,還有一些三四五線城市的小鎮青年、男性用戶,其實也是我們的核心用戶之一。

牛建所在的企業運營著20多個賬號,以美妝、汽車類為主,近兩年他發現,同行們幾乎都在討論做劇情類賬號,或者在原有賬號基礎上,增加劇情內容。因此,他們進行了業務調整,將大量人力投入短劇創作,同時還在不斷招人。

廣州神狼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總裁 牛建:2019年之后做劇情的人多了,因為第一是增粉快,第二受眾多。公司這兩年發展比較迅速, 從10來個人到了100多個人,甚至今年下半年可能到200多人,這是一個比較快速發展的行業。

中國網絡視聽節目服務協會發布的報告顯示,截至去年底,短視頻用戶達到8.73億人,短視頻產品日均使用時長達2小時。作為短視頻內容的迭代產品,短劇吸引了包括騰訊、百度、芒果TV、愛奇藝等諸多公司布局。從內容上來看,職場、校園、古風、情感類短劇仍是主流,同時一些傳統文化的創新題材也不斷涌現。

騰訊在線視頻平臺運營部副總經理 李啦:一些傳統文化的內容,年輕用戶會特別感興趣。例如宋朝民間的藝術,有相撲、古法的戲法、傀儡戲,尤其是在一些中短劇情內容,精品內容的訴求更加明顯,因此我們也是比較篤定,在微短劇這個賽道里面,我們會持續投入下去。

記者實地探訪:短劇是如何制作的?

短劇受到觀眾們的青睞,也吸引了各大視頻平臺的流量與資金投入,那么短劇是如何創作出來的,它跟拍電影、電視劇有何不同?

在廣州的一個寫字樓里,幾間會議室被改裝成了不同的生活場景,演員們正在這里拍攝新一期短劇。像這樣的短劇他們每周要拍3到4期,跟傳統影視制作類似,短劇制作也有一套完整流程,如前期選題溝通、服化造型、后期剪輯等。

相對于傳統影視劇,短劇團隊更加精煉,演員的角色切換也更快,在隔壁的化妝間,演員們換好服裝,準備外出拍攝。短視頻達人朱佳奇從事短劇制作已經有兩年多的時間,他告訴記者,因為之前曾在電視臺實習過,對于拍攝制作視頻并不陌生,近兩年,通過拍短劇他已經積累了不少粉絲。

短視頻達人 朱佳奇:今天是拍作為一個外賣員去送餐的視頻,送餐路程中會跟很多人發生很多趣事。最火的一條視頻點贊有兩百多萬,漲粉漲了差不多一百萬,就一條視頻兩天內漲了一百萬粉絲。

短劇更適合呈現碎片化、生活化的內容。記者了解到,這種時長在1分半左右,腳本在一兩千字的短劇,最快4到6小時就能拍完,加上后期制作一天內就能完成。與長劇相比,短劇制作周期短成本低,更新頻次快,因此吸引了許多創作者進入短劇領域。

內容+變現 短劇商業模式仍待完善

短劇拍攝周期短,制作成本低,那么是不是人人都能嘗試拍短劇,短劇行業又面臨著哪些問題呢?

編劇陳大器每周要寫8個不同內容的短劇腳本,跟傳統影視創作不同,短劇腳本的創作要根據當天網絡熱點隨時更新,在保證主題連貫的同時,每個單集的故事都要相對完整且有“爆點”,這對他來說是個不小的挑戰。

業內人士稱,前期選題策劃和編劇是短劇成敗的關鍵,短劇行業的火爆催生出對編劇和劇本的極大需求。目前一些制作團隊開始嘗試將網絡文學IP改編,而這些較為成熟的網文IP也為短劇帶來了更高的播放量。

除了挖掘內容外,如何變現一直是短劇行業面臨的最大問題。目前短劇主流的盈利模式有定制、分賬、廣告三種,但均不成熟,業內人士稱,短劇接下來更大的收益或是通過劇情 “人設”打造,成就網紅IP,再通過電商或直播帶貨產生衍生收益。

此外,短劇行業還面臨內容同質化嚴重、質量參差不齊的問題。國家廣電總局下發的通知提出,網絡微短劇內容審核跟傳統時長網絡影視劇采用同一標準、同一尺度,均要由廣電行政部門、播出平臺、制作機構按照《網絡視聽節目內容審核通則》嚴格把關。業內人士稱,隨著監管逐步完善,短劇產業發展將更加規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