潼關肉夾饃協會道歉了,但賣肉夾饃的河南商丘寧陵縣李女士不知道能否追回被判賠的近8000元。

11月26日晚,潼關肉夾饃協會就潼關肉夾饃商標進行維權一事發表致歉信。致歉信中,協會承諾“立即停止對全國潼關肉夾饃經營者的維權行為”、“對前期維權的相關事宜,我們將會積極妥善處理”等內容。

就在11月26日凌晨,對于此次遍及全國的商標權糾紛案,國家知識產權局就“逍遙鎮”、“潼關肉夾饃”商標糾紛答記者問。國家知識產權局指出,從法律上,“逍遙鎮”作為普通商標,其注冊人并不能據此收取所謂的“會費”?!颁P肉夾饃”是作為集體商標注冊的地理標志,其注冊人無權向潼關特定區域外的商戶許可使用該地理標志集體商標并收取加盟費。同時,也無權禁止潼關特定區域內的商家正當使用該地理標志集體商標中的地名。

然而,被潼關肉夾饃協會起訴的李女士告訴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自己此前已將近8000元轉給了潼關肉夾饃協會的委托律師。26日看到協會道歉后,她將道歉信發給協會委托起訴的律師,律師稱錢已轉給了協會,請自行聯系協會。

記者就此聯系潼關肉夾饃協會,撥打多個官網所留聯系電話,至截稿未能接通。

那么,已經繳納賠償款的商戶如何要回賠償款?一審被判賠償商戶如何申請改判?被訴商戶又有哪些訴求?

小商戶被判交款之后:律師稱“什么都不記得了”

2021年9月2日,河南省商丘市寧陵縣李氏老潼關肉夾饃店的李女士收到了河南省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傳票,稱自己店鋪名涉嫌侵犯陜西潼關肉夾饃協會商標權。

李女士告訴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自己一家都不懂法律,所以收到傳票的時候,“一下子就慌了”。隨后她去找同樣做肉夾饃生意的同行沈女士商量,發現沈女士也收到了同樣的一張傳票。

兩個做小生意的女人找人咨詢如何應訴,聽說請律師要付高昂的律師費,她倆一致決定不請律師,直接開庭受審。

9月17日開庭,李女士和沈女士發現,除了她們之外,還有其他商戶也在被訴之列。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對這些案件進行了“同時開庭,分開審理”。

李女士告訴記者,在開庭期間,李沈兩人與原告潼關肉夾饃協會委托起訴的邢律師進行了溝通,對方同意協商解決。然而庭審后,兩人表示一直沒有收到邢律師的通知。

10月2日,李沈兩人突然收到法院民事判決書。判決書顯示,李女士、沈女士敗訴,店鋪要賠償陜西潼關肉夾饃協會侵權費以及承擔對方訴訟費。面對一審判決,李沈兩人均表示要上訴。

李女士收到的判決書。受訪者供圖

提交上訴申請后,沈女士和李女士收到了一條法院短信,并附加了一個鏈接。沈女士告訴記者,她的手機打不開短信中的鏈接。再次接到法院電話時,兩人被通知已經錯過了繳費日期,上訴失效。

李女士告訴記者,上訴失效后,陜西潼關肉夾饃協會委托的邢律師多次打電話向自己催款,稱若李女士再不履行法院判決,將被強制執行,賠償金中還會增加高額利息。

邢律師幾次催款后,李女士選擇將錢轉給了對方,包括對方的訴訟費等一共7775元。

沈女士告訴記者,因為母親摔傷住院急需用錢,她沒有支付該款項。目前沈女士的店鋪已經倒閉轉讓。

對此,記者撥通了陜西潼關肉夾饃協會委托的邢律師的電話,邢律師稱,自己不記得代理過潼關肉夾饃協會多少起官司,不記得協會后來是否聯系過自己,“我什么都不記得了”。

記者又致電邢律師所在的河南豫銀律師事務所,該事務所負責人稱,“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讓記者與潼關肉夾饃協會直接聯系,并掛斷電話。

11月26日下午,記者多次撥打老潼關小吃協會(即潼關肉夾饃協會前身)官網所留多個電話,至晚間一直未能接通。

有商戶提出應解決應訴損失費用

11月26日上午,國家知識產權局回應,“潼關肉夾饃”注冊人無權向潼關特定區域外的商戶許可使用該地理標志集體商標并收取加盟費。得知這一消息后,李女士、沈女士兩人開心之余仍有擔憂。

11月26日傍晚,潼關肉夾饃協會發表道歉聲明。兩位商戶迅速將潼關肉夾饃協會的道歉聲明發給邢律師。26日晚,在李女士的不斷追問下,邢律師回應稱,本案涉及賠償款已經交給協會,自己的代理工作已結束,至于是否退費,需要李女士自行聯系協會。

沈女士告訴記者,就在新聞報道前一天,邢律師還在通過微信催款,要求沈女士執行法院判決,付清賠償款。

在李女士向記者展示的“全國老潼關團結群”中,不少群成員也與兩人有著相同的擔憂。

此外,群內還有人總結了被訴商家訴求:一、要求對目前已起訴的商家全面撤訴;二、要對已判決賠償的商戶、已和解賠償的商戶和全體商戶因應訴所損失和花費的費用進行解決;三、要求協會放棄漢字 “潼關肉夾饃”專用權,僅保留圖案商標專用權,如類似地理標志商標沙縣小吃與蘭州牛肉拉面;四、希望政府及有關部門調查協會與餐飲的關系。告知商戶,會長王華峰以協會的名義,為自己的兩家餐飲公司瘋狂斂財這個事情是否涉嫌違法。

對于被判賠商戶的上訴情況,北京盈科律師事務所張亮律師認為,商戶勝訴的可能性很大,且目前已經出現商戶二審勝訴案例。

張律師稱,一審判決書生效日起6個月內,商戶可以申請再審;在一審判決存在明顯誤判的情況下,商戶也可以與審判法官或法院院長溝通,要求一審法院主動提起再審程序糾錯。

鑒于官方對此事基本定性,同時潼關肉夾饃協會也對此道歉,張律師有如下四點建議:一、法院應主動啟動再審程序,自行糾錯,還商家一個清白;二、對正在訴訟的案件,協會應立即撤回起訴;已經收到賠償的案件,協會應主動聯系商家,盡快將支付的賠償款退回;三、因維權過程中,僅僅是律師與商家進行溝通,律師是最合適處理善后事宜的人,也曾是該維權行為的獲益者,律師有一定責任協助商家與協會進行退款,為商家退款開方便之門;四、商家可以主動聯系協會律師和協會退款并根據自身情況向法院申請再審,糾正錯誤判決。

起底潼關肉夾饃協會,會長擁有300余家連鎖店

全國超過212家小商戶都曾被陜西潼關肉夾饃協會起訴。在一些報道中,陜西潼關肉夾饃協會要求小商戶賠償數萬元的侵權費,若要繼續使用“潼關肉夾饃”標牌,還需再繳納約10萬元的加盟費,以及每年數千元的年費。

“潼關肉夾饃協會”的官方微信公眾號“潼關肉夾饃”的加盟詳情顯示,加盟費分3檔——旗艦店9.98萬、標準店5.98萬、創業店3.98萬。此外,還會根據旗艦店、標準店、創業店的分類,收取不同價格的意向金、保證金、管理費、小吃協會會費。以旗艦店為例,意向金、保證金、加盟費總和約為13.98萬元,此外還要繳納800元/月的管理費和200元小吃協會會費。

據悉,“潼關肉夾饃”商標于2015年12月14日被核準為注冊商標,12月25日,老潼關小吃協會(即潼關肉夾饃協會前身)授權西安萬盛餐飲管理有限公司與潼關縣盛潼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使用“潼關肉夾饃”,兩家公司具有該商標使用權、運營權及商標品牌宣傳、推廣權,授權期限為2015年12月25日至2025年12月13日。

企查查顯示,潼關肉夾饃協會登記于2016年6月,注冊資本僅有5萬元人民幣,法定代表人為協會會長王華峰,主營業務包括潼關肉夾饃培訓、推廣、宣傳。上述西安萬盛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的大股東正為王華峰,其持股比例為55%。而潼關縣盛潼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的實際控制人也是王華峰,最終受益股份為60%。

潼關縣人民政府官網去年的一篇名為《潼關肉夾饃與匈牙利布達佩斯的千里“姻緣”》的文章道出了協會會長王華峰的身份。文章稱,王華峰經營盛潼餐飲管理有限公司,該公司成立于2012年,總資產2000多萬元,目前該公司在國內有300余家潼關肉夾饃品牌連鎖店,60多個市縣配送網店,年營業總額達4000余萬元,是陜西最具品牌影響力的地方特色小吃企業之一。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李夢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