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自行車在全球迎來“大流行”。今年以來,自行車行業上游原材料價格一路飆升,導致車架車把、變速器等自行車零部件價格出現不同程度的上漲。受此影響,部分自行車廠商紛紛上調產品價格。

原材料出現明顯上漲 自行車廠商調整產品價格

在深圳一家自行車生產企業,記者遇到了正在給整車廠送貨的自行車零部件供應商鄒日。鄒日告訴記者,他所在的工廠主要將鋁合金、鎂合金、鋼材等原材料做成零部件避震前叉,供給自行車整車廠。今年因為原材料漲幅太高,他只好被動調整供貨價格。

據了解,往年自行車行業的原材料價格非常穩定,很少出現明顯的波動。但從去年開始,不少用于自行車的原材料出現上漲,今年價格不僅持續上漲,而且漲幅也更高。深圳一家自行車生產企業的高管告訴記者,從業以來,這是他第一次經歷如此長時間的原材料漲價潮。

原材料持續上漲導致自行車車企制造成本明顯上升,為降低成本壓力,部分自行車生產企業不得不上調整車出廠價格。不過面對激烈的市場競爭,自行車企業無法將所有成本上漲的壓力全部轉移到下游終端銷售市場,因此不少企業依然面臨巨大的經營壓力。

深圳某自行車企業總經理 肖緒國:我們今年5月份調了一次,大概5%;11月份又調了一次,也是5%以上。從來沒有一年兩次的調整。

深圳某自行車專賣店負責人 易召:我們自行車專賣店大約是從11月13日開始調價,全線產品大約上漲了15%以上。

面對各種不利因素 自行車企重點布局中高端車型

眼下原材料采購成本和出口海運運費上漲等各種不利因素,讓自行車行業競爭格外激烈,也格外考驗企業的經營能力。不少企業抓住市場需求,加大創新力度,積極布局中高端自行車市場,消化原材料上漲等不利因素帶來的影響。

趙金華所在的企業以生產中高端自行車為主,由于利潤相對較高,因此,原材料價格和運費上漲對企業的影響并不像其他大部分自行車生產企業那么大。

深圳某自行車企業總經理 趙金華:我們主要是做以碳纖維為主的中高端自行車,出貨價大約500美元左右,也就是3500元人民幣左右。

在深圳一家自行車專賣店,記者遇到了前來購買自行車的曹女士。曹女士告訴記者,疫情發生后,身邊有很多像她這樣的年輕人,開始喜歡騎自行車健身。

據了解,在消費者對自行車產品功能和外形等要求逐步提高的同時,不少自行車生產企業面對日益激烈的市場競爭,也開始重點布局利潤相對高、更具市場競爭力的中高端自行車上。

隨著人們對自行車功能的要求已經不再僅限于簡單的代步,具備運動、健身、休閑功能的山地車、公路車等中高端自行車市場逐步擴大,消費者在美觀、騎行舒適感等方面也提出了更高要求。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當前復雜的市場環境更加考驗企業的經營能力,利用國內積累多年的完備自行車產業鏈優勢,加快產品結構提升,逐步改變以往國內自行車產業以低附加值產品為主的局面,正成為國內眾多自行車企業的發展共識。

深圳某自行車企業董事長 符文周:消化掉運費各方面一些上漲的成本,今年我們中高端自行車的利潤還是相當可觀。

深圳某自行車企業董秘 李向榮:整個中高端自行車占我們公司的比例大概是70%以上,中高端的一些自行車的毛利潤會比普通的自行車毛利潤增加5%到10%不等的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