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沒有消息的ofo小黃車,近日又上了熱搜。網友發現,ofo退押金又出了“新花樣”,包括購物返押金、拉好友下單返押金、充值10元返押金2.5元等。明明是消費者的錢,理應無條件退還,沒想到竟成了營銷手段,以至上海消保委直斥ofo是“割韭菜的天花板”。

從APP信息來看,ofo小黃車的“新花樣”疑似是一年前推出的功能,且部分活動在2020年3月已經截止。時隔一年多被翻出來,還能登上熱搜,不知由此陷在“押金坑”里的消費者有多少?數據顯示,目前至少有上千萬名消費者在排隊等候退押金。若按最低押金99元計算,大約應有10多億元押金尚未回到消費者手中。

遲來的熱搜,暴露了不能遲滯解決的問題:看似押金,實際上是預付款安全;看似是一家企業的“花樣”,實際上類似情況涉及多個行業企業?;诖?,可以說預付費監管難一直是困擾行業、制約消費的“頑疾”。除了部分行業在國家推動下建立了資金存管制度,健身、美容美發、餐飲、洗車等預付費重點行業目前尚未建立類似制度。有的店家沒有合同、給個微信碼就能收取預付款,一旦商家“跑路”,消費者連說理都很難找到對象。

中消協發布的報告顯示,去年涉及家政、健身等預付費類消費糾紛顯著增多,甚至出現了“健身房充卡”騙局。一般套路是,經營團伙事先租用某個場地聲稱要開健身房,故意拉長裝修周期,延遲設備進場,同時雇人四處散發傳單,招攬客戶充值辦卡。等到消費者懷疑健身房為何遲遲不能營業時,背后的老板已經卷款“跑路”,讓消費者蒙受損失。

解決這一問題,除了要加大追討力度、加強信用監管外,還應盡快推廣資金賬戶監管,從源頭保障消費者資金安全。目前,北京、山東威海、山東青島等地均探索建立了預付資金監管平臺,江蘇省還發布了《江蘇省預付卡管理辦法》,推動建立預付資金存管制度。其思路主要是,由消費者將預付資金存管在企業開立的銀行賬戶,并由銀行按實際消費逐筆結算給商家。若商家違約或“跑路”,預付款則由銀行退還給消費者,資金安全性大大提高。

裁判文書網信息顯示,至少從2019年9月以后,ofo名下已無可供執行的財產。此時再強調ofo當初收取押金違規以及企業有責任義務無條件退還押金,可能已于事無補,亡羊補牢才是關鍵。

創業失敗或難避免,道義當先尤應堅守。這幾年有不少創業失敗的團隊上演“真還傳”,主動在“有限責任公司”之外扛起更多責任,得到社會好評。創業艱難,九死一生。企業經營不幸失敗,消費者同情;奮力拼搏東山再起,消費者欽佩;但若失敗后還要玩套路,不僅會引起消費者反感,還可能受到法律追究。

若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