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下半年以來,受國際市場變化影響,農產品價格處于上升通道,目前仍在高位運行,繼而給糧油企業帶來了成本壓力。

8月11日晚間,創業板第三大市值公司金龍魚(300999.SZ)發布了最新一期半年報。報告顯示,上半年該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032億元,利潤總額46.3億元,分別同比增長18.7%和20.9%;實現歸母凈利潤29.7億元,同比下降 1.24%,出現了增收不增利的情況。

具體業務來看,金龍魚上半年廚房食品銷售貢獻營收660億元,同比增長22.2%;飼料原料及油脂科技銷售增長,錄得收入365億元,同比增長12.3%;不過,公司的大豆采購量和壓榨量持續下降。

與此同時,《每日財報》注意到,幾個月以來其股價下跌劇烈。截至發稿前一交易日收盤,其最新股價為70.49元,總市值約為3822億元,較1月8日最高點市值7861.31億元已蒸發達51.4 %。

今年以來,在國內疫情逐步好轉的大環境下,餐飲端消費恢復較快、家庭端消費面臨高基數增速放緩。然而,金龍魚依然增收不增利,困境顯現,如何破圈已經成為其面臨的首要難題。

目標價遭下調 營收現天花板

益海嘉里金龍魚糧油食品股份有限公司(金龍魚)成立于 2005 年,是目前國內最大的農產品和食品加工企業之一。2020年10月,金龍魚在深交所上市,正式開啟資本化道路。公司主營業務涵蓋廚房食品、飼料原料及油脂科技產品的研發、生產與銷售。

從收入構成上看,廚房食品是公司主要的收入來源,2020年,廚房食品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在62.2%左右,毛利率為11.84%,實現利潤總額24.4億,較上年同期下降11.1%。其次,飼料原料及油脂業務占比37.2%,毛利率為11.75%,實現利潤總額19.5億,較上年同期下降86.7%。

《每日財報》了解到,由于金龍魚的產品原料都是農產品,其中包括大豆及加工品、水稻及加工品等,因此農產品價格對公司影響甚大。

公開數據顯示,金龍魚榨油業務的主要原材料大豆價格從去年6月份的每噸830美元左右上漲到如今的每噸1621美元,一年內原材料價格翻倍,且除大豆外,油籽和棕櫚的采購成本單價上漲幅度也不小。所以,對于此次半年報業績,金龍魚坦言, 報告期內受到原材料成本大幅上漲的影響,雖然公司上調了部分產品的售價,且持續推廣高端產品,但上述措施并未完全抵消原材料成本上漲的影響。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金龍魚財報公布后,安信證券、光大證券、民生證券等下調了公司未來幾年的盈利預測。光大證券指出,考慮公司投資收益不確定較高,下調2021-2023年凈利預測分別為69.6億元、88.78億元、99.03億元,較前值分別下降15.8%、5.1%、7.5%。

安信證券則表示,考慮到原材料價格持續上漲,對公司盈利預測進行了調整。預計公司2021年-2023年凈利潤分別為69.1億元、92.3億元、103.4億元,對應EPS分別為1.27、1.70、1.91元/股,予目標價85元。

事實上,這并非金龍魚首次讓券商持消極態度,早在6個月前,以中金為首的券商機構就曾下調過金龍魚的評級。而這次半年報披露后,中金公司再次發布報告稱,金龍魚上半年凈利潤低于預期,考慮到公司本年原料成本壓力,下調其目標價14%至95元,同時下調2021、2022年歸母凈利潤預測6.7%、6.0%至65.87億、77.45億元。

還記得上市之初,金龍魚頂著“創業板史上最大IPO”的光環,一度風光無兩,并且當時還成功晉級A股核心資產之列,甚至被投資者稱為“油茅”。如今,各大券商紛紛調頭不再追捧,頗有“始亂終棄”的味道,而“油茅”頭銜還沒保持一年,就已然承受不住考驗了。

破圈言之尚早 未來較大不確定

《每日財報》認為,金龍魚股價之所以如此“乏力”都源于其企業自身的發展困境。提煉來講,其一方面受成本(以大豆采購價格為主)的不穩定影響,導致其食用油主業盈利能力弱,另一方面則是金龍魚的主營業務毛利率都在10%左右,同時又受限于產業格局、監管政策等因素,其想進一步提升盈利能力的難度極大。

具體來看,糧油消費品牌效應不足,消費者對價格敏感。金龍魚雖處于領先地位,但也面臨著中糧集團、魯花集團的競爭,因此金龍魚不敢輕易提價。此外,由于糧油產品是主要滿足居民家庭消費的民生類產品,在行情沒有巨大變動的情況下,金龍魚會盡可能維持較為穩定的價格,通常不會領先于行業進行漲價。

再一方面,就大環境看,據農村農業部數據顯示,在過去的五年中,食用油消費量分別是3377萬噸、3440萬噸、3338萬噸、3289萬噸、3278萬噸。所以毫無疑問的是,食用油消費量已見頂,并且還出現了萎縮。

來源:據農村農業部數據整理

為了突破瓶頸,金龍魚也在發力,但是成效相對微弱。

在品牌布局上,金龍魚借鑒的是“寶潔模式”,走多品牌及品類發展策略。在糧油領域,金龍魚陸續推出“歐麗薇蘭”、“胡姬花”、“香滿園”、“?;?rdquo;、“豐苑”、“金味”、“銳龍”、“潔勁100”等20個品牌。然而,糧油品牌再多也難徹底擺脫上述禁錮。

因此,金龍魚又將自身的產品線逐漸拓展至調味品、酵母以及日化用品等領域,將方向對準中央廚房業務?!睹咳肇攬蟆钒l現,今年上半年,金龍魚除了繼續推廣“丸莊”醬油、“梁汾”山西陳醋等產品外,又增資入股在建的廣東廣味源食品有限公司,其調味產品線或將進一步得到豐富。

當然,借助金龍魚現有的網絡渠道和品牌力,鋪貨能力不用質疑。但是從市場反映看,消費者還是更加認可海天味業、中炬高新、中糧這些老牌選手。所以,金龍魚想要從競爭激烈的調味品市場中搶食,恐怕沒有那么容易,起碼短期內還難以看到效果。而至于酵母方向,更等而次之,金龍魚都沒有給出任何有數據支撐的成績報告。

綜合來說,糧油、米面只是金龍魚的護城河,用來防御對手的競爭,其未來增長空間已十分有限,而其它高利潤產品能多大程度上從渠道流通出去才是其未來上限,現階段尚早。就目前來看,金龍魚的利潤并不穩定,確定根本比不過貴州茅臺及海天味業,并且業績的波動也會使公司估值折價。所以“油茅”是否實至名歸,或者本來就是個偽命題。

(撰文/呂明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