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估值高達600億元的“獨角獸”柔宇,身上的光環正在漸漸消失。

日前,因不斷被曝出大規模拖欠員工薪酬、資金鏈緊張等負面消息,柔宇被推到了輿論的風口浪尖上。

讓外界重新審視起柔宇的時間節點發生在12月8日,一名自稱從事人力方向管理工作的柔宇員工在人民網領導留言板留言,稱公司目前已拖欠其9月至11月的工資,同時還拖欠從保潔、保安到管理人員千人的工資,有的已被拖欠將半年。

2018年10月,依托其柔電子技術,柔宇發布了全球首款消費級可折疊柔屏手機FlexPai,盡管大幅領先于三星、華為等手機廠商,但在需求端,柔宇折疊手機的銷量卻極為慘淡。

截至12月15日,柔宇新一代折疊屏手機FlexPai2在柔宇天貓官方旗艦店的月銷量僅為14臺,相比之下,在中國市占率不足1%且被歸類于“Others”的三星折疊手機Galaxy Z Fold3在三星天貓官方旗艦店的月銷量則超過200臺。還值得一提的是,前者的售價僅為后者的三分之一。

產能利用率也能從側面反映出柔宇的產品是否廣受歡迎。招股書顯示,柔宇在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的產能利用率分別為15.1%、31.2%和5.3%,而這意味著柔宇的產能大多數時間處于閑置狀態,其能夠拿到的訂單也遠小于實際產能。

柔宇的營收構成主要分為B端業務企業解決方案和C端業務消費者產品。根據招股書,柔宇的B端業務的收入占比從2017年的82.04%一路下滑至2020年上半年的22.02%。但如果綜合來看,至少可以得出兩個結論:一是柔宇深耕多年的柔電子技術在B端市場并沒有被接納,B端業務常年處于停滯不前的狀態;二是C端業務雖然扛起了創收大旗,但卻并沒有為柔宇帶來實質的盈利。

與此同時,柔宇生產出來的產品未能及時售出,而是作為存貨被大量積壓在倉庫中,從而進一步加劇了資金鏈的緊繃。根據招股書,從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柔宇存貨賬面價值分別為1.03億元、1.65億元、5.95億元和4.80億元,呈現出增長態勢,這意味著柔宇的產品滯銷情況相當嚴重。柔宇在招股書中提示道,“如果產品存貨時間較長導致新產品推出擠占原有市場空間,可能通過打折、降價等促銷也難以優化庫存,則會出現較大存貨跌價準備的風險”。

上市失敗引發連鎖反應

柔宇資金危機終爆發

實際上,柔宇曾握有改變命運走向的機會。

2019年,為募集資金,柔宇一度計劃赴美上市,并為此搭建了VIE架構,陸續設置了境外子公司。2020年1月,VIE架構搭建完成,然而僅僅五個月后,柔宇便決定拆除VIE架構,回歸國內資本市場。

2020年12月31日,放棄赴美上市的柔宇轉而向上交所遞交了科創板IPO申請書,計劃募集144.34億元,用于開發長期的項目和補充流動資金。但在兩個月后,柔宇突然申請撤回上市申請文件,隨后上交所宣布終止對柔宇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在科創板上市審核。

直到今年11月21日,柔宇獨董劉姝威才在朋友圈解釋了撤回科創板上市申請的原因,據劉姝威表示,主要原因是柔宇在股東結構方面存在“直接層面三類股東”的情況,有待出臺相關的法律法規。經研究后決定暫緩科創板上市申請。

撤回上市申請,最終成為了柔宇爆發資金危機的導火索。

在營收增速放緩、虧損不斷擴大的情況下,柔宇的研發投入不降反增。根據招股書,柔宇在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的研發費用分別為1.6億元、4.9億元、5.9億元、5.8億元,研發費用率分別高達為247.87%、447.88%、258.25%、502.01%。僅2020年上半年的研發費用就已接2019年全年的研發費用。橫向對比來看,被柔宇列為競爭對手的京東方,其研發費用率僅為為6.1%。

與此同時,自建產線進一步加劇了柔宇的資金危機。

2015年下半年,柔宇籌建了全球首條類六代全柔顯示屏量產線,投資總額超過100億元。根據規劃,該項目共分兩期建設,一期建設周期為2016-2017年,二期項目建設周期為2017-2018年。

劉自鴻曾在2017年的一次采訪中透露了自建產線的決心,“自建產線無非是需要花很多時間、需要花很多精力、需要很多資源去共同支持完成。這取決于我們自己的努力和執行力了,哪怕有再多困難,也要咬牙堅持去把事情做好。”

不過,自建產線之后,柔宇的資金流明顯吃緊,劉自鴻甚至需要自掏腰包為此買單。招股書披露,為滿足公司臨時短期需求,自2019年8月起,劉自鴻、余曉軍、樊俊超等四位高管總共向公司拆入216萬元。

柔宇在研發、生產等方面大筆投入,但卻在商業變現方面遭遇了瓶頸,這導致柔宇一直入不敷出、難以形成閉環,并最終被卷入拖欠員工薪酬的漩渦之中。

折疊屏手機密集發布

柔宇能否東山再起?

受益于體驗改善、價格下沉,折疊屏手機出貨暴增,滲透率得以大幅提升。

來自面板供應鏈研調機構DSCC的調研報告顯示,2021年三季度,折疊屏手機的出貨量達到260萬臺,環比增長215%,同比增長480%。預計到2022年,折疊屏手機市場的出貨量將達到1750萬。截至目前,三星、華為、摩托羅拉、小米等手機廠商均已推出折疊屏手機,伴隨著折疊屏手機技術不斷成熟、價格持續下探,出貨量將大幅提升。

事實也的確如此,折疊屏手機賽道正迎來快速成長階段。12月15日,OPPO將推出首款折疊屏旗艦機OPPO Find N,成為全球第五家推出折疊屏產品的品牌廠商;12月23日,華為將推出采用縱向折疊設計的華為P50 Pocket。此外,榮耀、vivo亦有入局預期。

在折疊屏手機密集發布的當下,柔宇能否借助其柔電子技術東山再起?

一個不可置否的事實是,盡管柔宇在折疊屏領域已取得一些成績,但較三星仍有較大差距。自2019年推出首款折疊屏手機后,三星在全球柔顯示屏市場上的占有率便不斷提高。根據研究機構IHS的最新數據,到2022年,三星在全球柔顯示屏市場的占有率預計為37%,遠高于市占率為22%的京東方和8%的LG。相比之下,柔宇則排到了十名開外。

2021年1月,三星簽署了一項協議,向中國部分智能手機制造商供應折疊顯示屏。這些折疊顯示屏計劃于三季度開始發貨,并在年底前交付100萬塊,小米、OPPO、vivo等手機廠商均在被供應之列。

京東方也是柔宇強有力的競爭對手。根據群智咨詢數據,2020年,全球柔智能手機折疊面板方面,京東方出貨量居國內第一、全球第二。

目前,京東方已成為華為、OPPO和vivo的主要供應商。2020年,京東方配合OPPO首發了滑卷屏技術,OPPO副總裁、研究院院長劉暢表示,OPPO卷軸屏概念機整機專利122項,卷軸結構專利12項。這意味著京東方的滑卷屏技術已經形成了專利壁壘。

相比之下,柔宇對外公布的唯一一家手機廠商只有中興。2020年3月,柔宇宣布與中興達成戰略合作,向中興提供柔顯示技術解決方案。有媒體報道稱,華為曾考慮使用柔宇的產品,但權衡之下最終放棄,原因是榮柔宇在產能、良品率上無法達到要求。

如今,柔宇已行至懸崖邊,能否轉危為安仍未可知,但可知的是,如何優先解決資金危機,以及如何抓住折疊屏手機爆發的窗口期,將是柔宇接下來不得不考慮和面對的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