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郵消費金融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郵消費金融”)部分股權轉讓一事,仍然未有新進展。南方聯合產權交易中心官網顯示,11月30日,由海印股份提交的中郵消費金融1.167%項目轉讓交易,在這一周期內依舊未能找到新買家,再度面臨延期。截至11月30日18時,南方聯合產權交易中心官網未對這一交易做出進一步調整。

這起在6月24日便掛牌交易的項目,歷時5個月仍然沒有結果。此前,海印股份于6月15日發布公告稱,為優化公司資產結構,集中優勢發展主業,公司以不低于4475.46萬元的價格轉讓所持的中郵消費金融全部股權,持股比例為1.167%。

6月24日,海印股份在南方聯合產權交易中心以1.05億元的起始價,對中郵消費金融1.167%股權進行了掛牌轉讓。掛牌公告期為20個工作日,不變更掛牌條件的情況下,以5個工作日為一個周期進行延期,最多延長46個周期。

根據海印股份公告,本次股權轉讓定價依據以中郵消費金融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為定價依據。不過,相較于公告底價,海印股份的掛牌底價增幅明顯,價格因素也被業內看作是股權轉讓難成行的主要因素。

南方聯合產權交易中心官網展示的掛牌信息中,對于中郵消費金融2021年前四個月的業績情況進行了披露,但未提及凈資產情況。而根據中郵消費金融大股東郵儲銀行發布的2021年半年報,中郵消費金融上半年凈利潤7.91億元,同比增長1526.53%;總資產365.56億元,凈資產45.07億元。

按照這一數據計算,中郵消費金融這一股權變更項目仍有讓利空間。針對公司股權變更進展、對公司影響等問題,中郵消費金融方面回應北京商報記者指出,公司對于股權變更最新進展并不了解,海印股份為財務投資者,不會對公司日常經營產生影響,公司處于正常經營中。

同時,就股權轉讓進展、是否有降價規劃等問題,北京商報記者也向海印股份方面進行了了解,但截至發稿未收到對方回復。而在海印股份此前發布的公告中曾有提及,如首次掛牌未征集到意向受讓方,同意按照每次下調幅度不超過前次掛牌價格的10%調整掛牌價格。

在易觀高級分析師蘇筱芮看來,這一股權轉讓無人問津一方面在于股權占比過低,買方無法通過這一股權收購參與到消費金融機構的實際運營中,不具備充足的吸引力;另一方面伴隨著消費金融行業監管趨嚴及罰單頻現,相關機構對消費金融股權的熱情已逐步恢復理。

“僅作為財務投資,參與機構需要更多考慮回報率等因素,購買意義不是特別大。更多銀行、互聯網公司等主體,更希望持有更高比例以確保自身話語權。”蘇寧金融研究院金融科技研究中心主任孫揚補充道。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以來,消費金融行業已經出現了多起股權變更、轉讓,涉及到增資引入新股東、原股東主動轉讓持有股權等不同情況。但從成交結果來看,過去幾年間炙手可熱的消費金融牌照明顯“降溫”,中郵消費金融也并非首家正在歷經股權轉讓的機構。

另有互聯網臺從業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其所在機構曾參與過一家消費金融機構股權拍賣,交易雙方對于價格極其敏感,有購買意向的機構也會先行觀望,在等待流拍、降價后選擇合適的時機出手,低調進行,避免出現競爭抬價。

蘇筱芮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基于消費金融機構的持牌屬,成為其股東本身就具備一定門檻。除了股東自身原因主導的股權轉讓外,消費金融機構“造血”能力不足等也會使原股東轉讓股權。

孫揚指出,受到監管要求消費金融機構降低利率、獲客難度變大等因素影響,消費金融行業分化持續加劇。持牌消費金融股權的優勢之處在于可以全國展業,其價值含量甚至優于城商行和農商行牌照。不足之處則在于消費金融機構業務缺乏回旋余地,場景之爭仍是主要競爭著力點。

(北京商報記者岳品瑜廖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