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國內音頻第一股,明明贏在了起跑線,荔枝卻沒能把“耳朵經濟”的故事足夠講好。11月30日,在線音頻荔枝集團發布了2021年三季度財報,總收入5.05億元,超過2020年全年收入,但非國際公認會計準則下凈虧損2720萬元,同比轉虧。自2020年初上市,荔枝共發布八份季度財報,只有在2020年三季度和四季度實現盈利,其他六個季度都是虧損狀態。

處在在線音樂、網絡K歌、有聲說書產品聚集的移動互聯網聲音賽道,體量尷尬的網絡音頻通過向智能硬件做內容輸出、推出衍生App、做語音直播等形式不斷刷存在感,但面對盈利問題卻拿向前看當托詞。精細化運營可實現盈利,但擴大投入又會再次虧損,在線音頻似乎陷入了死循環。

北京商報

掙得更多卻轉虧了

和之前發布的季度財報一樣,荔枝2021年三季度收入保持了增長態勢,同比增長40%至5.05億元。2021年前三個季度,荔枝拿到了15.59億元,較2020全年的15.03億元多出了5600萬元。

但從收入結構看,荔枝依賴音頻娛樂的現象仍然存在。2019年四季度財報,也就是荔枝發布的第一份財報顯示,音頻娛樂業務收入占比總收入的98.6%。到了2021年三季度,荔枝音頻娛樂業務收入占比99%,播客、廣告和其他收入只占總收入的1%。

荔枝在財報中提到,“營收同比增長主要是由于付費用戶的增長和我們音頻娛樂產品商業化能力的增強”。在解讀三季度財報時荔枝創始人兼CEO賴奕龍也重點提到了音頻娛樂業務:“三季度音頻娛樂業務均月活躍用戶數同比增長21%至917萬。在商業化方面,我們以釋放音頻娛樂業務的商業化潛力為目標。”

商業化目標明確,營收持續增長,但首個赴美上市的網絡音頻企業沒能保持住盈利狀態。2021年三季度荔枝非國際公認會計準則下凈虧損2720萬元,同比凈利潤60萬元。

虧損對于荔枝而言并不陌生,上市后發布的八份財報中,只有兩次盈利,且凈利潤最高的一次也只有540萬元。

“網絡音頻和網絡音樂、網絡視頻一樣,盈利是難題,現在獨立上市的愛奇藝和馬上上市的網易云音樂都存在這個問題,這是因為單純靠內容制作、分發掙錢的話,戰線長投入大,依靠會員付費天花板又太低。”比達咨詢分析師李錦清向北京商報記者直言。

具體到荔枝,營收大頭音頻娛樂業務包括虛擬禮物打賞等,同日發布財報的摯文集團(原陌陌)把禮物打賞營收主要放在直播營收,這塊業務也為摯文貢獻了最多的收入。從業務模式看,一個是音頻,一個是直播,但兩者商業模式類似,從體量上看,摯文集團直播營收21.67億元,明顯高于荔枝。

不可避免的難題

除了營收結構較為單一外,基本同樣是在不斷擴大的虧損,顯然也成為籠罩在整個在線音頻行業的陰影。相比于荔枝FM,有著超過40億元年營收、2.5億月活用戶、13.3%付費率的喜馬拉雅,無疑也有著匹配行業領頭羊地位的業績表現。據其此前所公布的招股書顯示,從2018年到2020年的營收分別為14.8億元、26.8億元和40.5億元,但凈虧損則分別為7.737億元、7.733億元、6.051億元。

按照QuestMobile的歸類,荔枝所在的網絡音頻,與在線音樂、網絡K歌、有聲聽書同在移動互聯網聲音賽道。數據顯示,2021年10月,聲音人群規模7.28億,其中,在線音樂、網絡音頻、網絡K歌、有聲聽書月活用戶分別為6.63億、1.2億、1.14億、0.38億。

再來看細分行業典型App表現,根據QuestMobile數據,2021年10月荔枝MAU(月活)481萬,排在喜馬拉雅、蜻蜓FM、貓耳FM之后,僅高于快音。從MAU同比變化看,荔枝同比減少32.8%,排名在上述幾家App中墊底。

在2021年三季度財報中,荔枝披露了三季度整體移動端月活躍用戶5890萬,月均總付費用戶48.5萬,并未透露2021年10月的數據。

拋開用戶規??赐度?。2021年三季度荔枝的營業費用1.91億元,同比增長91%。荔枝相關人士在解釋三季度虧損時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一是G&A費用提升:管理團隊及員工薪酬、國際化支出,屬于公司在拓展業務中的正常投入。二是研發費用提升,這為長期發展進行技術人才的儲備,以及核心技術建設(包括底層技術建設、音頻能力的加強、覆蓋全球業務)主要出于長期可持續增長考慮。此外,在本季度,荔枝對內容品類有所調整和優化,重點聚焦商業化潛力強的內容品類,配合此次優化和調整,荔枝對錄播端內容的投入有相應縮減”。

內外競爭

“網絡音頻和在線音樂、有聲聽書等產品的邊界越來越模糊,如果網絡音頻不擴張就會眼睜睜看著自己的份額被蠶食,如果擴張就必然要投入,剛剛夠到盈利線的企業很容易再次虧損”,李錦清說。

盡管在線音頻行業的頭部臺至今仍陷于虧損漩渦中,但這并未妨礙其成為外界認為極具潛力的市場。根據灼識咨詢公布的相關數據顯示,中國市場的在線音頻滲透率2020年僅為16.1%,但同期在線音樂、短視頻和長視頻的滲透率則分別達到了56.7%、73.8%和74.2%。所以這也就意味著,在線音頻行業未來或將還有著寬廣的發展空間。

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目前在線音頻行業市場滲透率較低,也顯示其并未吸引大眾消費者的青睞。因此在目前還處于相對小眾市場的情況下,有限的用戶群體也成為了這一賽道參與者所爭搶的目標。

除此之外,目前行業中三大頭部臺喜馬拉雅、荔枝FM、蜻蜓FM除了各自的市場競爭外,同樣也需要面對外部勢力的“入侵”。去年6月,字節跳動推出的“番茄暢聽”,以及在同年10月上線的“微信聽書”,或也意味著巨頭的入局。不僅如此,在面對短視頻及社交臺不斷搶占用戶時間的情況下,無疑也將使得競爭變得更為激烈。

(北京商報記者魏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