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5日一早,家住亦莊的余女士如往常一樣打開了“蘿卜快跑”叫車,將目的地定為3公里外的公司附站點。但與以往的“免費”不同的是,“蘿卜快跑”第一次出現了預估收費價:1.68元。

“蘿卜快跑”是百度Apollo運營的自動駕駛出行服務臺。當日,北京正式開放國內首個自動駕駛出行服務商業化試點,百度和小馬智行成為首批獲許開展商業化試點服務的企業。這意味著,企業可采取市場化定價機制,并向乘客開啟收費服務。從測試示范到邁出商業化第一步,智能駕駛下半場的哨聲正式吹響。

60方公里,100輛車

在11月25日舉行的北京亦莊創新發布上,北京市高級別自動駕駛示范區工作辦公室公布,北京正式開放國內首個自動駕駛出行服務商業化試點,配套管理政策《北京市智能網聯汽車政策先行區自動駕駛出行服務商業化試點管理實施細則(試行)》(以下簡稱《細則》)同步出臺。

百度和小馬智行成為首批獲許開展商業化試點服務的企業,現階段將在經開區60方公里范圍,投入不超過100輛自動駕駛車輛開展商業化試點服務?!都殑t》明確,在保障市場公競爭原則的前提下,企業可采取市場化定價機制;在向乘客明確收費原則、支付方式等信息前提下,方可開啟體驗收費服務。

另一邊,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前,百度智能駕駛事業群副總裁魏東展示了剛剛拿到的北京市智能網聯汽車政策先行區自動駕駛出行服務商業化試點許可。這是國內首批自動駕駛車輛收費通知書,意味著“自動駕駛服務從測試階段走向了商業化階段”,他說。

“未來市民可以在超過700個站點打到自動駕駛的乘用車。在測試主體方面,會要求它首先取得示范區示范應用的許可,同時在公開道路上完成30萬公里的道路測試和20萬公里的載人示范應用,還有一個條件是它的載客規模達到了3萬人次。”北京市高級別自動駕駛示范區工作辦公室常務副主任捷菲表示。

小馬智行公關總監梁菲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小馬智行目前投入商業化試點的車輛數量是20余輛,定價是4.9元的優惠價,也就是任意兩個站點之間都是4.9元。”

百度Apollo(蘿卜快跑)25日發布的服務協議顯示:商業化試點階段,我們將按照以下規則收取費用:起步價18元,里程費4元/公里(超出1公里后開始收取),這些價格可能會根據市場供需情況進行更新,我們將在價格調整后向您推送新的價格信息。

余女士是蘿卜快跑的資深用戶。“兩個月前我公司搬了新址,公司和住處前都有無人駕駛車的站點,就開始嘗試使用。因為此前是免費的,大概每天都會叫車2-3次。在App上叫車后會自動選取附的站點,一般5分鐘內就會有車應答,不過也有一次晚高峰在商場附叫車,等了大概20分鐘。不過總體使用感還不錯。”

“自動駕駛也會接受市場的檢驗,用戶是否愿意為我們的服務買單,其實整體也是建立良的競爭機制。把自動駕駛推向真正的出行服務中,往前邁進了一步。”百度自動駕駛商業運營負責人王勝男對媒體表示。

談及蘿卜快跑的計費機制,魏東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在商業化試點階段,蘿卜快跑按照起步價18元,里程費4元/公里收費,相當于網約車專車標準”。

算法為安全保障

對于自動駕駛來說,安全始終是公眾最為關心的問題。

“自動駕駛不單單是一輛車,它的背后是有強大算法和后臺的基礎設施做保障的。比如在自動駕駛的區域示范運營區內,一般都要求鋪設5G網絡;路側都要安裝車路系統的智能設施,實現車和路之間的通訊;要繪制高精度地圖,輔助汽車進行安全駕駛。高精度地圖有道路的實時信息,它的精度非常高,信息量非常大,比如可以告知紅綠燈變換的時間,前方道路交通事故的信息,這些輔助都提升了車輛行駛的安全。”汽車分析師張翔告訴北京商報記者。

今年4月10日,北京市政府同意依托高級別自動駕駛示范區設立北京市智能網聯汽車政策先行區,鼓勵經過充分驗證的智能網聯汽車在政策先行區率先開展試運行及商業運營服務,覆蓋自動駕駛出行服務、智能網聯公交車、自動駕駛物流車等規?;囘\行和商業運營服務。

市高級別自動駕駛示范區工作辦公室相關負責人介紹,先行區設立以來,已在全國率先發布無人配送車上路、高速公路測試、無人化測試等政策。截至目前,累計安全測試里程接300萬公里,已具備條件開展商業化試點。

“這次商業試點啟動,是對北京市自動駕駛網約車迄今300萬公里安全測試里程的一個肯定,是我國MaaS(出行服務)商業模式創新發展的一個里程碑。今年4月依托北京市高級別自動駕駛示范區開始的常態化免費體驗,現在改為獲試點許可的收費體驗服務,短期內應該不會撤除司機座位處的安全駕駛員,也會繼續限定在特定區域內運營,因此這次試水的商業化自動駕駛出行服務,其安全是可以得到保障的。”清華大學智能技術與系統國家重點實驗室教授鄧志東告訴北京商報記者。

目前,商業化試點的每輛自動駕駛車都配有安全員。蘿卜快跑用戶常女士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在早晚高峰以及轉彎的時候,基本都是安全員在控制的。因為自動駕駛的時候車速比較慢,可能在40公里/小時左右,有時候安全員為了開快一點,會讓我不要點按駕駛座前面屏幕上的‘開始駕駛’按鈕,也就是由安全員直接來開,車速會快一點。”

智能駕駛下半場開啟

首個商業化試點已經啟動,雖然目前規模較小,但對于智能駕駛行業來說意義非凡。

“北京正式開放自動駕駛出行服務商業試點,是把整個自動駕駛往前推進了一大步。在智能駕駛能夠真正上道之前,一定會有一些區域先試先行?,F階段在亦莊先試先行,一定能夠給未來的自動駕駛帶來巨大的可參考意見。”千門資產投研總監宣繼游告訴北京商報記者。

從商業試點到規?;\營還有多遠?張翔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在自動駕駛出租車運營方面,行業主流觀點認為,到2025年,自動駕駛出租車運營的全生命周期的成本,可以和傳統出租車持;2025年以后,自動駕駛出租車的成本就會比傳統出租車要便宜,或許將開始大規模替代傳統出租車。“所以一旦自動駕駛出租車技術成熟、鋪開使用后,傳統的出租車和網約車就將逐步向自動駕駛的模式轉變。”

按照百度副總裁、自動駕駛部技術總經理王云鵬披露的Apollo Moon 48萬元成本、五年可靠運營時間計算,Apollo Moon每年每輛車的成本是8000元。

“一線城市,不算車輛費用,僅網約車司機的月成本是8000元;二線城市,一輛B級商務車的月成本是3000元,網約車司機成本在5000元以上,這意味著,支持無人駕駛的Apollo Moon,已經具備成本上對比現有專車的可替代”,百度相關人士解釋。

鄧志東認為,從試點開啟,到走向未來的自動駕駛規?;\營,關鍵還是要進一步攻克涉及自主行駛安全的關鍵核心技術,例如在保證絕對安全的前提下,如何逐步將安全駕駛員從車上撤離下來,降低或消除安全駕駛員本身的成本,以便形成商業盈利閉環,這樣才能從根本上實現規?;\營,也才能使自動駕駛革命真正到來。

(北京商報記者 魏蔚 王晨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