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順豐控股(002352)、順豐房托(02191.HK)、嘉里物流(00636.HK)之后,12月14日,“即時物流第一股”順豐同城(09699.HK)在港交所掛牌上市,成為順豐創始人王衛收獲的第四個IPO。

從O2O模式興起,到美團、餓了么以及順豐同城相繼獨立,如今國內企業赴港上市成為主旋律,即時配送領域也迎來了首家上市公司。相比普通快遞,即時配送在運輸時效上更快,這使得這一市場規模仍在不斷擴大。艾瑞咨詢數據顯示,預計到2025年訂單量將進一步增至795億單,2020年至2025年復合年增長率為30.5%。

如今,即時配送的服務場景已從最初的餐飲外賣,擴展至其他對時效要求更高的服務領域。以順豐同城為例,其業務已不單是餐飲外賣,更與同城零售、場電商以及場服務等相關。2016年,順豐同城從順豐內部的一個事業部開始同城試點,此后在2019年宣布業務獨立,并成立順豐同城作為主要經營實體,這中間僅用了五年時間。

與此同時,即時配送的競爭對手仍然不絕,針對C端用戶的閃送、UU 跑腿等在參與競爭。且在順豐同城上市的前夕,UU跑腿也剛完成來自B+輪數億元融資,其融資由58產業基金領投,優多資本跟投。

順豐同城三年數據顯示,2018年至2020年,順豐同城凈虧損為3.3億、4.7億、7.58億;同行里早前已上市的達達集團,2018年至2020年,凈虧損為18.78億、16.7億、17.05億。

虧損的背后,更大程度上是需求和供給的失衡。美團以及餓了么擁有最大的外賣業務訂單,這使得美團配送和蜂鳥兩家成為了行業雙寡頭。當下,上市再融資成為順豐同城應對市場變化,以及抵抗外部競爭的手段。

12月14日首日開盤,順豐同城1秒破發,盤中一度跌超11%。截止收盤,順豐同城每股報14.9港元,較16.42港元的發行價跌幅9.26%,總市值為34.47億港元。

即時配送規?;睦c弊

即時配送興起于餐飲外賣行業,經過數年發展才逐漸拓展為多品類、多業務類型,例如同城零售、跑腿代辦等。

從市場份額的分布來看,即時配送業務普遍集中在我國一二線城市,尚不具備向下沉市場大規模拓展的能力?!吨袊腔畚锪髂┒伺渌挖厔輬蟾妗氛{研數據顯示,受訪者仍然最關注物流配送的時效。換言之,即時配送行業核心依然是“以快立本”。

即時配送的運力組織大體分為代理和眾包兩種形式。以順豐同城為例,其建立了一個融合運力池,主要由專職騎手和眾包騎手組成。

招股書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5月31日,順豐同城的業務已覆蓋全國超過1000個城市,53萬B端商家及1.26億C端用戶,臺注冊的騎手超過280萬。

不可否認,即時配送是當下最要求時效的物流方式,原因在于即時配送從需求產生到服務響應,更多是用戶點對點的即時需求被滿足。也正是由于即時配送點對點人力配送的特點,決定了規模效應無法實現。

2018年至2020年,順豐同城人力外包成本及順豐同城雇員福利開支分別為11.98億元、23.77億元、49.21億元,占營業成本比例分別為97.8%、97.3%、97.8%。短時間內不可替代的人力成本作為即時配送行業的最主要成本,加之規模效應短時間內難以實現,這成為眾多即時配送臺虧損的根因。

對比快遞業務,隨著日均件量的不斷提高,快遞對應單件的成本會逐漸下降,但即時物流的單件成本包含了騎手成本,日均件量越高,單票成本不僅不會大幅降低,反而趨于不變甚至走高。

在這種情況之下,即時配送行業更高的時效需求以及對勞動力的高度依賴,很程度上決定了其很難在短時間內,通過規模效應達成盈利目標。

順豐同城在混戰中卡位

當下,即時配送領域,既有京東、美團這樣的互聯網巨頭,也有順豐這樣的物流快遞龍頭。此外,還有類似UU跑腿、閃送這樣的創業公司。

即時配送在當下市場,蘊含著更多的業務想象空間。一方面鏈接C端用戶,為其提供更高品質的服務,并向消費互聯網作價值延伸,另一方面這也鏈接B端制造,通過精準營銷向工業互聯網延伸價值鏈。

這在此前百度進軍外賣業務中就有所體現。2016年3月,百度外賣CEO鞏振兵就在開店創業者服務論壇演講中提及,“百度為什么要去做外賣,我們真正想做的是同城物流,同時欲做中國最大餐飲控股集團。”

當下,市場中主要的玩家幾乎都是在2015年左右入局,混戰搶奪同一個市場,但打法卻各不相同。順豐同城定位中高端,所以單價也相對較高。招股書顯示,順豐同城和一些連鎖餐飲品牌存在合作,包括喜茶、麥當勞、老娘舅等餐飲品牌,還有天虹、海瀾之家等商戶。在合作商家的選擇方面,順豐同城通過對時效、服務均有要求的合作方來穩固自己中高端的品牌形象。

對巨頭而言,在即時配送市場中站穩腳跟,既有利于得到增量用戶,同時也有利于提高盈利能力。以京東及其控股的即時配送公司達達為例,消費者如果對京東到家服務的粘逐漸變高,再加上消費者通過京東體驗了其他業務,這些帶動收入可以抵消達達在部分業務上的虧損服務成本。

另一方面,互聯網公司進入即時配送賽道也是為了挖掘更高價值的客戶,并把他們留在臺上,再從存量用戶中尋找那些愿意為更高質量的即時配送付費的客戶。正是因這行業的入口和出口特,以及背后更為廣闊的市場,這才導致當前的入局者,更多是有資本實力的互聯網公司和快遞業龍頭,這些企業要么倚靠強大的電商商流,要么緊緊擁抱物流供應鏈。

即時配送的發展關鍵還是與商流結合,類似京東旗下達達這樣玩家,目標比較清晰。其和順豐同城一樣,達達也與山姆會員店、絲芙蘭等品牌達成合作,此外還有京客隆這樣的大型商超。

順豐同城一直致力于成為第三方的即時配送公司,這一特征決定了它與其他臺之間不存在流量競爭,因而商超到家、生鮮電商、社區團購臺都存在合作可能,這既有業務發展自由度,同時這也更利于順豐同城在B2C賽道發揮優勢。

即時配送的出路在哪兒?

在招股書中,順豐同城簡單將未來服務場景,概括為從成熟場景(例如餐飲外賣)拓展至增量場景(例如同城零售、場電商及場服務)。

場電商,在這幾年的到家趨勢下被頻繁提起。其更多是根據消費者距離,滿足3-5公里半徑內,與消費者生活相關的高頻需求。這在當下最為典型的就是本地生活和社區電商,滴滴旗下“橙心優選”、拼多多的“多多買菜”、美團的“美團優選”以及阿里的“MMC事業群等”等,這些都是場電商的探路者。

但在行業一年的監管之下,社區電商整體進入重整階段。眼下,市場中堅持到最后的玩家幾乎都是巨頭。更剛需更高頻的餐飲外賣業務,早已被美團、餓了么占據,兩家臺在即時配送業務上也均有布局。

申萬宏源測算數據顯示,盡管全網快遞依然有較高的履約效率和一定的不可替代,但長期來看,即時配送物理與形式將替代普通快遞的比例將在15%-25%之間。而在一二線城市中,替代比例高達50%左右。而作為獨立第三方快遞,順豐同城想要獲得大發展并不容易。

成本控制層面,當下的即時配送均成本在6-8元/單,相較于普通快遞,價格不占優勢。而對技術算法進行更新迭代、并對消費者作優化提高騎手配送效率等,以此提升人效,大多數即時配送品牌都在嘗試。但從眼下的實際應用來看,成效并不明顯。

SKU(商品支數)方面,電商仍具有無可替代的優勢,即海量長尾商品的優勢。不管是淘寶、京東還是拼多多,SKU都是數以億計,這是任何商超都難以匹敵的量級。

不過,順豐同城最根本的劣勢還在于流量。在今年Q1業績說明會上,順豐集團董事長王衛表示:“公司的愿景是成為獨立第三方行業解決方案的數據科技服務公司,而對社區團購來講是需要商流的,我們堅決不碰商流,因為我們是獨立的第三方。”

但作為第三方即時配送臺,與背靠臺的美團閃送相比,順豐同城更缺的是流量導入,美團配送、蜂鳥、達達,背后都有本地生活服務臺,以此為場電商提供流量入口。

或正是出于對自身業務未來的考慮,順豐同城引入了基石投資者阿里旗下淘寶,以及哈啰出行。哈啰出行CEO楊磊表示,“哈啰集團目前正基于出行業務的流量底盤,大力發展本地生活領域的創新業務,通過本次基石投資,雙方將在換電基礎設施、智能硬件、本地生活等領域達成更緊密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