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驥伏櫪,志在千里”。這句話用來形容已經75歲的江保安再合適不過。

2年前,在接受采訪時,他輕松表示:“我是70后,但仍要第四次創業!”雖然已經遲暮的外表下,仍然藏著一顆勃勃的壯年之心。

經過調研和研究,他們發現在當時的鄉鎮農村里,由于地瓜種植過多,出現了產能過剩的情況。“不如建一家淀粉廠,把過剩的地瓜加工成淀粉,這樣還能讓農民賣個高價。”

江保安迅速瞄準了淀粉市場的空白,通過貸款8萬元,并帶領著周邊的農民開設了魯西南的第一家淀粉廠,也是如今菱花集團的前身-柳行淀粉廠。隨著地瓜收購價格的不斷上漲,淀粉廠的產能和銷量也在水漲船高。僅到1987年,該廠的年生產量達到了100萬噸,產值1000萬元。

盡管如此,江保安并不氣餒。他四處去尋求技術專家的幫助,引進大量的生物工程方面的人才,終于攻破了谷氨酸難題。1991年,“菱花”牌味精誕生。第二年,淀粉廠就更名為了濟寧味精廠。隨后,他又采取了“先打市場、后建工廠”的經營方式,先后兼并了眾多國有產業,菱花味精的產量和銷量逐漸擴大。

1994年,濟寧味精廠正式成為山東菱花集團。菱花牌味精不僅僅走進了人民大會堂,也走向了80多個國家和地區,成為了名副其實的“國民味精”。進入21世紀,菱花味精年產量達到20萬噸,年銷售收入30億元,菱花集團也因此成為味精行業的龍頭企業。

擔保危機

江保安顯然是個愛折騰的人。

在味精產業越做越大的同時,廢水污染也成為了菱花集團發展道路上的“攔路虎”。在某次機緣巧合下,他發現農民的豬在喝了廢水之后,反而長胖了好幾斤。在和專家商討后,他打算變“廢”為寶。

江保安的第三次創業也由此開始。他將“農業種植-生物發酵-生產副產品-農業種植養殖”結合起來,打造了一條循環經濟產業鏈,成功讓味精摘掉了行業“重污染”的帽子。

在此基礎之上,菱花集團斥資28億元在梁山縣建立了生態工業園,從一家單一的味精生產商發展成為了以農業種植、特色養殖、調味品、有機肥料為主的農業生產企業。

但這還不足以威脅到菱花集團的發展。2019年年末,一場疫情突如其來,菱花集團的眾多業務受到沖擊,公司開始出現嚴重虧損、融資困難、資金跟不上等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疫情并不是造成菱花虧損的唯一原因。仔細分析其發展史可以發現,菱花集團與山東的另一家龍頭企業山東如意科技集團是互相擔保的關系。這家被稱作中國版“LVMH”的企業正面臨著巨額債務壓身,變賣旗下產業的危難境況。

菱花或許會一時停滯,但江保安不會。此前,江保安躊躇滿志地勾勒出了他第四次創業的規劃圖,通過“種、養、加、銷、觀”一體化發展,打造綠色有機健康食品生產基地、鄉村振興樣板區等。

從鄉鎮企業起家,靠味精產業發家,巔峰時期又將味精作為副業,致力于現代農業的發展。在普通人看來,江保安或許有些“不務正業”。

在其四十幾年的創業歷程中,或許他會犯錯,也會因為突破某個新技術而像個孩子歡欣,但他始終沒有忘記自己作為一個“農民”的初心,將自己的熱血播散在中國的土地上。相信在未來,有他帶領的菱花集團依然可以再創輝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