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險業監管力度依舊“嚴”字當頭。12月1日,北京商報記者統計發現,11月銀保監系統共對保險行業開出90張罰單,罰款總額1925.87萬元。

從處罰對象來看,針對財產險公司罰單44張,累計處罰金額1094.78萬元,占比56%;針對人身險公司罰單26張,累計罰款總額458萬元,占比約23%;對中介機構開出罰單16張,共處罰金338.8萬元,占比18%。

另有3張罰單針對個人開出,未涉及公司處罰,1張罰單指向了未取得經營保險代理業務許可證、保險經紀業務許可證從事保險代理業務、保險經紀業務的佛山市順德區碧有信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

從機構及個人處罰情況來看,機構被罰1584.39萬元,占比約82%;高管或個人被罰341.48萬元,占比約18%。

在處罰緣由方面,未按規定使用經備案的條款費率成為11月險企違規的“重災區”,涉及罰單共15張,罰金總額達579萬元。財產險公司、人身險公司、中介機構均在這個問題上“踩坑”。如大地財險呼倫貝爾中心支公司被罰款41萬元、農銀人壽遼陽中心支公司合計被罰12萬元。

為何險企“熱衷”不按照規定使用經備案的條款費率?資深精算師徐昱琛分析指出,相關保險產品在交易過程中,客戶會有一些特殊需求,這些需求可能與實際報備的產品費率不一致;理論上來講險企應該開發新產品以滿足客戶需要。但險企為了完成交易,可能會“自作聰明”不嚴格使用報備的條款和費率。

徐昱琛提示稱,按規定使用經備案的條款費率是對從業人員的基本要求,銷售人員要樹立合規展業、合規經營的意識,各級機構也要健全內控制度,提早防范,盡量做到事前杜絕和事中審核,事后發現也要及時改進。

此外,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編制虛假資料問題依舊是屢查屢犯,約20張罰單涉及此項違法違規,占比約22%,相較10月的23張罰單略微減少。財務數據不真實,唆使、誘導保險代理人進行違背誠信義務的活動,跨區經營保險業務等問題也是監管部門治理的重點。

11月保險中介機構暴露的問題也逐漸增多,銀保監系統對中介機構開出罰單16張,較10月的4張罰單增長了4倍。

中介機構違法違規行為中,最突出的是利用業務便利為其他機構謀取不正當利益,共涉及到5張罰單。如江蘇一迪保險代理有限公司宿遷分公司(以下簡稱“一迪保險代理宿遷分公司”)與某財險公司宿遷中支簽訂專業保險代理協議。2019年6月14日、9月9日,該公司與上述財險公司宿遷中支完成手續費結算。其中,部分車險業務并非由一迪保險代理宿遷分公司銷售,實為該財險公司宿遷中支在一迪保險代理宿遷分公司掛單汽修廠業務。

中介機構利用業務便利為其他機構謀取不正當利益將會帶來哪些負面影響?徐昱琛表示,中介機構為其他機構謀取不正當利益,會導致實際銷售主體與登記手續費的主體不一致,可能誘發其他機構“無證經營”。

此外,中介機構的違法違規行為還包括未按規定為從業人員進行執業登記、委托未持有資格證書及本機構發放的執業證書的人員從事保險銷售等違規執業問題,和編制并提供虛假財務材料、財務數據不真實等財務造假問題。

從被處罰公司來看,被罰次數最多的是人保汽車保險銷售服務有限公司的分支公司,11月收到了4張罰單,涉及一家省級分公司、一家市分公司和兩個營業部,合計罰款金額達59.2萬元。

(記者陳婷婷實記者李秀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