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內,已有多家銀行通過配股、定增、發債等形式補充資本,在各家銀行持續努力下,行業整體的資本充足水確實有所提升。在11月26日,證監會官網披露,又有5家農商行擬增資擴股,其中較為值得關注的,就是已在港股上市的吉林九臺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06122.HK,以下簡稱“九臺農商行”)。

據了解,九臺農商行自2019年起,其資本充足率指標就有所下滑,而此次擬定向發行2-4億股內資股及1.518億股H股,所募集資金將用于補充核心一級資本,以緩解資本下降的壓力。

另一邊,剔除今年剛在港股上市的東莞農商行,剩余3家登陸港股的農商行中,九臺農商行的經營業績表現可謂墊底,其雖為國內第二家成功登陸H股的農商行,但上市以來業績表現,資產規模更是仍未突破萬億。

資產規模落后

到目前為止,我國已有13家農商行成功上市,其中4家是在港股成功上市,其分別為重慶農商行、廣州農商行、九臺農商行、東莞農商行。其中,東莞農商行是于今年9月29日剛在港交所上市不久。

據了解,東莞農商行首日開盤股價便最低跌至6.51港元/股,較發行價7.92港元/股跌幅17.8%。只是好在當日收盤前最后半小時內,該行的股價開始回漲,最終報收于8.25港元/股,勉強守住了上市首日未破發的局面。

九臺農商行和廣州農商行在港股上市首日的股價也未破發,但重慶農商行卻未能幸免。在2020年12月16日,重慶農商行在H股上市當日,最終報收于5.2港元/股,而其發行價為5.25港元/股,即上市首日破發。

但自重慶農商行上市以來,公司的資產規模不斷增長,股權結構和管理制度不斷完善。在2019年6月底,重慶農商行的資產規模已突破萬億大關,并在2019年10月29日實現首發A股上市,成為國內首家A+H股農商行。

眼下,剔除今年剛H股上市的東莞農商行,剩余3家港股上市農商行中,僅有九臺農商行尚未成為“萬億級”農商行。其中,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重慶農商行的資產規模以1.25萬億元,位列農商行榜首;廣州農商行資產規模超1.1萬億元。而九臺農商行的資產規模僅為2248.38億元(未經審計),還不及重慶農商行的零頭。同為港股上市公司但差距卻如此之大,這也吸引了外界的廣泛關注。

資本充足水下滑

九臺農商行的前身是九臺農村信用合作聯社,于2008年12月正式改制為農商銀行。2017年1月12日,九臺農商行在港交所主板上市交易,成為第二家成功登陸H股的內地農商銀行,也是東北地區首家在香港上市的農商銀行。

而廣州農商行則是于2017年6月在H股上市,稍晚于九臺農商行,重慶農商行則早在2010年12月16日就登陸H股。雖然在總資產規模上,九臺農商行還尚且可以保持增長態勢,但其資本充足率指標卻正在下滑。

據了解,在2019年末、2020年末、2021年三季度末,九臺農商行的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為9.55%、9.06%、8.95%,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為9.66%、9.15%、9.06%,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1.98%、11.37%、12.38%??梢?,該指標自2019年起就處于下滑趨勢,自然會使資本金面臨較大壓力。

也所以,促使九臺農商行期擬定向增發2-4億股內資股及1.518億股H股,補充核心一級資本。詳細來看,本次內資股定向發行價格不低于3.98元/股,不高于4.1元/股,其定向發行的股份數量為2-4億股,約占本次定向發行完成后九臺農商行內資股股數的5.08%-9.68%。

而H股發行價格需結合發行時資本市場狀況和本次進行定向發行內資股定價等因素,最終發行價格的匯率為人民銀行于本次非公開發行H股價格確定當日公布的港元兌人民匯率。

業績需努力

實際上,銀行業定增補血現象是十分普遍的。比如前不久,證監會剛核準了廣州農商行增發不超過3.05億股H股的申請。在11月24日,廣州農商行發布公告稱,擬按7.18港元/股的價格配售不超過3.05億股新H股,擬募集資金超21億港元。

與此同時,廣州農商行非公開發行不超過13.4億股內資股的申請也得到了批復,該行將對內資股的發行定價確定為5.48-6.69元/股。而廣州農商行此次的定增不僅使其資本金得到有效擴充,也為其A股上市做好鋪墊。

九臺農商行此次同樣是計劃定增內資股和H股,且其與廣州農商行登陸H股的時間較為接。但需要指出的是,兩家銀行的經營業績表現相差甚遠,在2018-2020年間,九臺農商行實現營收分別為50.38億元、53.11億元、55.47億元,而同期廣州農商行的營收分別為206.67億元、236.57億元、212.18億元,是九臺農商行的數倍。

資產質量上來看,年來九臺農商行的不良貸款率有所下滑,從2018年的1.75%下滑至2020年的1.63%,而同期的廣州農商行的不良貸款率卻有所增加,從2018年的1.27%增至2020年的1.81%。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20年末,九臺農商行的逾期貸款余額為51.77億元,較年初增長56.26%;占同期貸款總額的4%,較年初上升0.5%。逾期貸款余額的增加,或導致銀行的資產減值增加,預估未來該行的貸款質量向下遷徙壓力會有所加大。

另外,九臺農商行現在雖尚未公開表示回歸A股市場,但也不排除其在為“回A”籌備。而此次的增資擴股雖能增加該行的資本規模,但距離萬億級農商行還尚存較大距離,且在經營業績上該行還需更加努力。

(文/每日財報 程意)